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談大災之下的無邊大愛,中央新影 文獻紀錄片 人民至上 訪談 ">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人民至上》主創周亞平、陳真做客新華網
談大災之下的無邊大愛

 
CCTV.com  2009年05月12日 14:26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在“5·12” 汶川大地震一周年來臨之際,人們以各種方式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大型文獻紀錄電影《人民至上》就以影像的方式采擷了抗震救災歷程中的一些片段,向在抗震救災中英雄無畏的人們獻上無比的敬意。影片在短短九十幾分鐘里以大量珍貴的鏡頭,讓我們重溫了5·12汶川大地震期間大災大愛、眾志成城的大道之聲。《人民至上》總策劃、監制周亞平,總導演陳真做客新華網談大災之下的無邊大愛。

 

陳真、周亞平與主持人在訪談直播間

[陳真] 大家好。

[主持人] 總策劃、監制周亞平。

[周亞平] 大家好。

[主持人]歡迎二位嘉賓!汶川地震一周年了,當我們再次看到那些熟悉的畫面,感覺地震就像發生在昨天,《人民至上》已經播映了,想必兩位也無數次地看了影片,每次看的時候,二位都是什么樣的感受?和廣大網友分享一下吧。

[周亞平]《人民至上》這部電影在整個制作過程當中,包括在最近的首映推廣過程當中,我包括陳導看了無數遍了。我想這部電影是一個“忘不了”的主題。正如影片片尾的一首主題歌所表達的“高山、平原、江河都是可以忘記的,但是故土、鄉親、人民是忘不了的”。我想對于這部影片來講,十年忘不了、二十年忘不了、三十年我們也會留下這樣一個深深的懷念。這部影片中“以人為本、執政為民”是一條鮮明的主線,這部片子也寄托了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人民的共同信念和誓言。由于有了這樣一個主題的定位,所以在這部影片中我們融合了大量的、感人的故事。這部影片首先是一部關于人的電影,由于里面有很多令人感動的故事,所以我們每看一次電影都要流好幾次淚。

[陳真] 我的情況可能稍微特殊一點,因為5?6?112地震發生的時候我的工作單位是在電視臺的新聞中心,所以我從那天我們不到一小時內就開了窗口開始24小時不間斷直播了。因為我是一個制片人,主要負責后期制作,當時我們也組織了記者去前方,后來又開始為直播提供各種各樣的短篇報道。一下子工作了大約兩個多月,基本上沒怎么睡覺,也沒多拿一分錢。

陳真回答網友提問

[陳真] 所以當時我從地震的新聞報道中傳回來的影像我當時就非常感動,因為地震是突然發生的,發生之后我們也沒想到地震這么嚴重,當時引起的是恐懼、害怕,但是后來慢慢恐懼和害怕被感動所代替。因為在這場地震災害中中國的黨和政府以及他的軍隊和人民表現出的那種力量讓我們都深為感動。

[陳真] 在這之后因為我受到新影廠廠長高峰的邀請,新影廠時政部主任陸離也邀請我參加《人民至上》這部片子,當時已經時隔大半年了,當時我又再次重新看這些素材,有些素材是我熟悉的,而有些素材由于是膠片的并沒有完全在電視上披露,當時我第一個感受就是感動,作為編導最無奈的就是要無數次地重復看這些素材,以前有的素材看多了也會吐,但是這次完全只有感動。而且這些素材也勾起了我為之奮戰的無數的日日夜夜的回憶。

[主持人]《人民至上》這部片子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啟動的,是由什么樣的原因促成的?

[周亞平] 這部影片出品方是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還有安徽電視臺,中央新影大家都知道是全國最大的紀錄片電影生產機構,也號稱是共和國歷史影像檔案庫。大家從事新聞工作的人都知道,有一句話說“今天的新聞,明天的歷史”,今天國家發生這么大的事情,我們如何對歷史負責任,對未來負責任。也就是說關系到我們如何及時、真實地記錄下國家和人民發生的重大的事件,這也是中央新影人的責任和義務。新影人在過去的歷史當中這么做,在今天更加需要這么做。

周亞平與網友交流

[周亞平] 四川汶川大地震是刻在國家和民族心中的傷痛,全黨、全民、全軍的抗震行動又是一次豪邁的壯舉,實際上在去年5月12日下午,當中央新影聽到了大地震的消息,同時又接收到了上級有關組織的指示后,短短的15分鐘時間內就調集了我們非常優秀的攝影師、錄音師趕赴機場,跟隨溫總理踏上了這樣一條抗震救災的旅途。這一次踏上去以后實際上前前后后一下子就跟蹤了一整年。

[主持人]到現在也在繼續?

[周亞平] 是的,包括汶川災后重建這么一個漫長的過程,這兩天黨和國家領導人也前往四川災區,我們的攝影師、照明師也在履行他們的義務和責任。

[主持人]影片為什么把片名確定為《人民至上》?主要表達什么樣的含義?

[陳真] 這個片名經過這么多次我們和網民和觀眾的交流,大家都覺得這個片名相當不錯,而且這個片名也用的是毛主席的手筆。這個片名是在這個片子開始要做的時候就已經定下來了,這是由中央電視臺的副臺長、新影廠廠長高峰同志定的這個題目。當然,老高自己在其他地方也講過為什么他認為要定《人民至上》,到底是什么至上,后來我們說了是人民利益至上、人民力量至上,我覺得這兩點非常重要。

[陳真] 人民利益至上就是在我們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我們黨的執政理念當中,一直是把人民利益放在首要地位的。在實際工作中我們也在努力當中,如何做得更好、更細,更有人文情懷,真正實現現在所說的以人為本、科學發展觀。這次汶川地震也做了非常好的實踐。而從另一個角度講,地震在這么大的范圍當中,因為汶川地震是新中國有史以來波及面積最廣、受災程度最嚴重的一次自然災害。

[陳真] 在這次地震當中我們發現除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體現出的堅強的領導力以外,中國的軍隊、中國的人民、普通群眾、普通戰士所涌現出的那種堅強的意志、互助互愛的精神特別令人感動。我想這是非常重要的。

[陳真] 因此主要就是從兩方面,一是從執政政府和黨來說比較實現這樣的承諾;另一方面我們也讓世界看到中華民族、中國人民的力量,也就是人民的力量。所以我覺得《人民至上》應該包含著這兩層意思。我們在五一期間也因為我們的總撰稿和李肇星“星爺”關系不錯,請他觀賞了一次,李肇星看了以后非常感動,他說他過了一個非常好的五一節。

[陳真] 我們這個片子里有一個很感人的段落就是溫家寶總理去災區后看到一個百歲老人,百歲老人一開始沒認出他來,溫總理說“老大爺你好,我是溫家寶”,他一開始沒認出來就說“你是當官的”,后來他反映過來了就說“你一定要扎實工作”,當時就像開玩笑似的。但是星爺就說這就是溫總理代表黨和我們國家向人民做的承諾,人民至上真正的意義就在這里。我們也沒有名說它的真正的意義,但是從片子里應該已經通過我們人民的行為、舉動和壯舉以及通過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表現充分展示了人民至上的豐富內涵。

[主持人]抗震救災中發生的事情非常多,有很多的素材可以使用,也可以選擇很多的拍攝角度,在這部影片中導演在取舍上是什么考慮?

[陳真] 我先說一會兒再請周總說,因為他是很有思想的一個人,過去在文壇上也是很有建樹的作家。汶川地震可能在未來的多少年之間,剛才他說三十年,可能甚至50年都是值得歷史學習、社會學家、政治學家去分析,去提升更多的思想和理念,理性的力量會產生。我是從事新聞工作也是從事紀錄片工作的,我這個人就比較簡單,我從汶川地震那么多素材里面只看到兩個字,就是“感動”,我取舍的就是因為感動,只要它能讓我感動,我就把它留下。當然,我的重要的工作是要把這種感動傳遞給普通的觀眾,不能說我哭成一個淚人觀眾看了一點無動于衷,我的工作就是能夠讓這種感動傳遞出去。

[陳真] 我前幾天到地震災區在彭州,彭州也是一個地震的極重災區,但是這次報道并不平衡,有些災區是極重災區,汶川、北川人們知道了,但是有些極重的災區人們不知道,所以當時我們就選取了彭州這個地方。有一個英雄母親似的英模,她當時救了很多人,地震的時候她搶救了很多孩子,她地震的時候馬上就要接生孩子了,她堅持在搖晃的房子里面把孩子接生出來。她堅持說我不是英雄,我當時看了這個一點話也說不出來,就是想哭。當時我哭不是悲傷的淚水、痛苦的淚水,而是一種愛的力量,是帶著一種巨大的、生活下去的動力。甚至于感受到靈魂當中凈化的力量,這才是我們感動的要義。我的取舍就這么簡單。我想周總可能還有更重要的解讀。

[周亞平] 陳導講得非常對。實際上從影片最初開始策劃的時候,當時就有這樣一個關鍵詞,也決定了我們的創作方向,這就是陳導剛才講的“感動”。甚至說當我們第一次提到感動,可能還沒有今天這樣清晰地意識到感動意味著什么的時候,但是今天這部影片真正創作出來的時候我們真正明白了感動的含義。感動如果在這部影片當中的具體演繹實際上又體現為兩種品質:一種品質就是在抒發情感上做到了深情;另外在表述影片主題理念上又力求了深刻,而且這個深刻是隱藏在平凡的、普通的故事當中。

[周亞平] 這樣一個理念、這樣一個主題就回到了剛才的一個題目,就是講到為什么選擇《人民至上》這么一個題目。實際上通過制作這部影片我們也體會到人民的力量是權力的來源和政治的動力,人民的安危是執政的方向。我們表達這個主題的理想實際上也是我們這部影片的很重要的構成。

[主持人]大家對于那些很難取舍,最后又未在影片中呈現的鏡頭也很感興趣,這樣的鏡頭都有哪些?它們都是什么樣的內容?

[陳真] 過去說做電影是一個遺憾的藝術,現在我也從事電影電視,我總覺得當一個大的事件發生我們進行現場記錄的時候,這個導演的主要工作是什么呢?就是選擇。選擇中最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舍,就是剪下,因為太多了。

[周亞平] 做減法。

[陳真] 這個東西太多了,尤其是《人民至上》,因為《人民至上》是做5?6?112大地震的,每個人都能給我講一大段的故事,特別艱難的是我們的電影只有90分鐘,不能讓人從頭看幾小時,外國有但是中國還沒有這個習慣,所以我們比較濃縮,但是濃縮以后又不能不展開,所以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

[陳真] 所以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剛才我說取舍是感動,但是別人也會說感動是不是煽情啊?弄得眼淚很廉價?其實也不是,我確實想在影片中做一些理性的思考,但是因為篇幅不夠,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真的那樣的話也就什么都沒有了。

[陳真] 所以我今天也特別想和網友一塊探討地震中的這樣幾個問題,因為我們有幾個沒有展示的內容,比如有一個內容我特別想放進去,就是我們老反映的是怎么救人的,汶川地震發生的時候在汶川地震帶上有很多學校、醫院、公共建筑包括民居倒塌,很多死亡的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為建筑物倒塌,但是也有幾所學校并沒有倒塌,這里面一個就是現在人們所說的劉漢希望小學,他捐贈了五所小學,他所捐贈的學校一點都沒有塌,而且都處在非常嚴重的地震帶上。還有我們大家知道的商早中學,就是在安縣,安縣就捱著北川,當時那個校長被網上評為是上最牛的校長。他到了學校以后就發現有一棟教學樓不能驗收,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一直在檢修,一直到地震發生時還沒有通過驗收,他以后花了40萬了,他一直在化緣要錢修這個教學樓。

[陳真] 更奇特的是從1995年這個校長就不停地組織學生進行地震后的疏散演習,讓他們幾分鐘內就得出來、排隊,怎么走,哪些地方是死角,他認為老師應該站在那里,老師不應該站在教室門口,而是應該站在樓梯拐角處,這樣才能有序的撤退。他們學校經常沒有任何原因地說“緊急疏散”,這次地震的時候他沒有在安縣在綿陽,地震發生后他就王學校跑,打電話也不通,等到他緊趕慢趕趕回學校進到校門看到他的老師站在外圈的學生站在里面,他當時一下子就昏過去了,很感人。而且他一直在修的教學樓也沒有倒塌,他的學生后來回憶說一地震所有學生趴在課桌底下,第一波地震過去以后立刻撤離,幾分鐘就撤離到操場上了。

[陳真] 而且現在地震一周年過去了,我們很多人還是缺乏這個相關的知識,如果現在地震來了我們三個人是鉆桌子還是要干嘛,關于地震的更科學的知識還沒有得到進一步的傳授,我們還是沒有得到地震知識的普及。當然,今天我也是想和網友們探討這樣的問題,我們到底要用什么樣的方式紀念地震,我們的片子也很重要,作為災民他們需要重建家園的勇氣和信心,但是我們平常人地震也許在汶川、北川幾年之內可能不會再發生了,但是別的地方很可能還會再發生。

[主持人]咱們國家把今年的5?6?112確定為第一個抗災減災日,這就回答了您剛才所說的地震后大家如何培養抗災減災意識。那地震剛剛過去一年,對地震中發生的很多事情我們還記憶猶新,特別是當時報道也可以說非常充分,這部紀錄片靠什么來吸引觀眾?

[周亞平] 我認為咱們這部影片從首映所表現的效果來看,一開始就確定了影片的紀實風格,大家在很多媒體上經常能看到中國式的紀錄片,大多數紀錄片都是宏大、敘事式的紀錄片。

[周亞平] 但是這部電影在陳導及整個創作班子的努力下,從一開始就堅持這樣一個紀實風格的道路,我們認為這是完全正確的,一開始它就沒有主題先行,雖然是這么一個重大的主題,一開始它就沒有把主題凌駕于材料之上,凌駕于這樣一些真實的材料之上。所以在影片中從畫面到解說,從音樂到對話,從場景到結構,從時空的調度到具體一個背景的字幕,每一個細節實際上都很用心、都很用工,共同確保這部大型文獻紀錄電影的品質。

[周亞平] 所以一開始我也講到看完這部電影最大的感受,就是一個大寫的“人”字的電影,圍繞人來做文章的電影。影片編創的過程實際上就是選擇的過程,首先是選擇人,這個人當中不僅僅是黨和國家的主要領導人,從總書記、總理到老百姓,從志愿者到小學生,從軍人到農民,從中國人到外國人等等等等。每一個人后面又有大量的故事,而每一個故事的后面又有很多的情節,情節當中又有許多的細節。

[周亞平] 這部影片能夠有大家今天看到的比較好的面貌,關鍵就是它的紀實風格。

[陳真] 剛才周總比較理論化的闡述我完全同意,因為我是一個具體搞創作的人,所以我想這部影片對我未來的創作也有很大的意義。通過影片制作的過程我的思想也有了一些轉變。應該說新影這次拍這個片子有一個得天獨厚的條件,就是因為他跟著我們中央的高層領導人十幾次的奔赴災區,這些影像應該說是非常珍貴的,因為這次我們地震有一個很重要的標志就是新聞報道的透明度和公開程度是極大的增加了,幾乎沒有任何盲角、盲點。無論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報道還是災情的報道都處在媒體的高度關注下是完全透明化的。

[陳真] 新影的同志就是過去所說的中央攝影隊就貼身跟著中央領導人做了非常大量珍貴的影像。在我們擁有這么多珍貴影像的時候我們如何構架這部片子,這部片子到底以誰為主,領導人當然很珍貴,他可以為主,我們也經歷了這樣的一個反復,剛開始我們也會把領導人的分量增加得很重,幾乎就是領導人在災區行為的一個真實紀錄,非常珍貴,看著也很感動。

[陳真] 后來我們慢慢慢慢地改變,我們更多地增加了一些普通群眾,當然,我們領導人的東西沒有減少多少,但是我們同時增加了很多普通群眾、普通戰士,他們參與到救災過程中,甚至于不知名的志愿者、捐款人,我們把這些東西都加入其中。我當時就想如果按照原來片子的架構,最早我們設想是以領導人為主的,那么人民至上可能就是人民之上,而現在我們變成至高無上的至,一字之差但是整個創作理念就會有很大的轉變。

[陳真] 我們也經歷了這個改變,我們既經歷了這個改變當中的痛苦,也嘗到了改變之后的甜頭。從今天來看這部片子里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形象沒有受到絲毫損害,而人民群眾的事跡也為這部片子提供了非常感人的力量。當然,反過來他們也讓我們國家領導人的形象顯得更加親切和感人。

[陳真] 我就經常說地震就像是一次洗禮,有的人平時你看著好像也不是很起眼,一個縣委書記能高大到哪里去啊,一般的群眾一高興了就給小孩喂個奶,但是就是因為地震,這些很可能在普通場合誰都能做的事情,它成了一個壯舉,成了一個感人的瞬間。我們領導人也是這樣,平時領導人離我們都比較遠,他們說的話我們聽起來也比較官方、官事,但這次地震也像一次洗禮,我們一下子發現我們的總書記、總理都顯得那么親切,他們說得話都顯得那么入耳。我也經常說,這次看片子能夠看到總理、總書記的講話就像和平常人聊天一樣,我也經常說他們就是最好的心理醫生,他說什么話都沒有用,他就說這些家常性的話,受災的群眾聽了以后才能撫慰他們當時傷痛的心理,這是非常奇怪的現象,他并不是天天振臂高呼在那里叫喊,并不是這樣的,而且我們選取的大量的也是這樣的東西。

[陳真] 很可能在將來影片中網友和觀眾都能感受到他們是在重新領悟到了新一代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全新的形象。

[周亞平] 像陳導講的有很多各案也會成為我們記錄共和國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很經典的個案。影片一開場就是總書記和地震災區的一個孩子叫趙莎莎一開始就說“來,我們握個手”。還有前面一個個案就是總理和老太太的一個交流,老太太并不認識他,但是她就說“你是當官的你一定要努力工作”,總理也說“我一定會聽你的話”,這樣的場面無論是在合肥還是在成都,在這些地方放映的時候下面的觀眾都會有些會心,大家都覺得非常親切、隨意、自然。這就讓我們能切身地感受到政治家也是在人民中間,政治家也是人民的一個部分。所以說《人民至上》不光是對于政治家來說,實際上對于我們整個人民群眾這么一個團體來講都是至上的。

[主持人] 影片很好地展示了新一代領導人親民的形象。陳導作為資深紀錄片人,曾經執導過《布達拉宮》、《你好!香港》等一批優秀紀錄片,和你以前的作品相比,這部《人民至上》在攝制過程中應該是駕輕就熟,創作上會有新的挑戰嗎?

[陳真] 我確實是很早就從事紀錄片的工作,也拍過一些紀錄片,也不能說特別成功,只是在探索當中。我自己也有很多年是一直在負責電視臺的《講述老百姓的故事》主持那個欄目的工作,我們平常接觸的都是小人物。

[陳真] 后來做《人民至上》我就發現這是一個大人物組成的歷史,挑戰很大,很難把控,到底大人物是什么人,怎么能做得讓大家覺得大人物可信、真實。這是第一大挑戰,當然后來我用的辦法很簡單,“領袖也是人”,我還是用普通人的情懷、普通人的情感去依附在他的身上,我發現他們和我們平常的人一樣,沒有什么區別。當然,他有他的特定的性格,有他的領導力,這可能是我這樣的人無法評價的。但是我能用一些常人能夠理解的,能夠感觸到的那些細節賦予他們一些可貴的東西。第二大挑戰就是5?6?112地震我們膠片拍攝了大量的素材,但是依然不能涵蓋地震的全貌,總有缺漏,因為數字化時代來臨膠片拍攝的難度越來越大,現在有數碼相機,有DV攝像機等等很多東西。最終我們斷然地決定只要是影像不管是什么材質我們都用。

[陳真] 現在我們這個片子里面有大概一半以上是膠片的,但是也有一部分不是的,是文字的,可能是網絡的、可能是照片、也可能是有人畫的畫,也可能就是游客最低檔的DV拍的錄像,還有一些現場監控錄像。當時我們搜尋了很多這樣的錄像,像銀行、機場,監控錄像拍攝了大量的非常珍貴的地震當時的珍貴情景。我們看日本地震也就是電視臺找一個角落看到桌子晃了,雖然很簡單但是真的是很珍貴。

[陳真] 第三個挑戰從我自己的角度來講就是剛才周總說得很對,《人民至上》是兩個深:深情、深刻。深情我覺得我還能勉強達到,但是深刻非常之艱難。因為這可能牽扯到對深刻的理解,你不是說大話,不是說我們充分實踐了黨的科學發展觀的執政理念這么幾句話就是深刻了。在這么多大災大難面前,在這么多事實面前,在這么多感人事跡面前你做到深刻是什么辦法,只能說我現在還是在努力琢磨中,雖然片子做完了,但是怎么能讓它做得更深刻,怎么能讓大家看完以后得到弦外之音,能看到什么,這個我也沒有把握,因為片子做完了和我就沒關系了。

[周亞平] 我覺得陳導太謙虛了,因為這部片子實際上做得從市場反映、觀眾反映來講確實是一部非常優秀的影片。實現從新影這樣一個開放性的運作當中也是希望把這樣一個紀錄電影的題材來做好。因為中央新影的歷史很長,前幾天我在北京師范大學的一個觀摩會上也表達過這樣一個觀點,那天正好是五四青年節,五四青年節整整從五四運動到今天已經90年了,我給90年做了一個簡單的階段性的劃分,包括中央新影影像文化的發展都已經經歷了一個新文化時期、新中國時期包括后來的改革開放新時期,現在我們講是進入了一個新世紀的時期,這個時期的作品某種意義上就重新標志著我們的紀錄影像在這樣一個新起點、新階段里如何重新起步、重新領航。

[周亞平] 陳導這部作品長處在什么地方呢?他說深情做到了,深刻還難以把握。現在我回答這個問題,深情是通過深刻來傳遞的,它不是前面我們講的幾個時期里面需要由我們的旁白、我們的解說,我們的語言來表達我們自己的觀點,而是要從那些事實當中、從那些情感當中表達更深刻的東西。

[主持人]真正震撼心靈的還是一些真實的畫面。地震之后陳導也多次去過災區了,那陳導去了災區以后發現災區現在的情況怎么樣?

[陳真] 因為地震發生時我在負責直播的后期所以當時沒有去。去年九月底、十月初我去了一趟四川去看了一下。到今年二月份我又去了一次,到前幾天我又去了一次,總共去了這么三次。這三次令我很驚訝,災區的面貌變化也是很快的。十月份去的時候帳篷還很多,現在基本上見不到賬篷了,到二月份的時候當時能見到成片成片的板房,但是有些板房已經沒有人了,人們已經搬到了新居。二月份我當時去了吉娜羌寨,北川出來叫擂鼓鎮,當時有一個貓耳石村解放軍大概有700多個戰士一直在那里建,各地也提供了很多材料,現在蓋了一棟一棟的小樓,據說這個小樓不僅是給他們住的,也要開展農家樂,旁邊也開了一個很大的廣場,家寶總理過年的時候還去了,大家一塊玩,當時我也覺得很驚訝,而且老百姓居然已經住到里面去了。

[陳真] 這次我一去,尤其那天我們去了彭州的小魚洞,那里有一座大橋,現在還在,經常在電視上還能看到,有一個藍色的5?6?112,他們立了一個木頭做的碑,后面就是一個橋,橋就像一個油條似的就被扭斷了,但是就在邊上不遠一百來米的距離一座新的大橋,那天橋梁正好都架完了,據說今年九、十月份就可以通車了。這個讓我很驚訝。因為我們國家要求三年完成重建,現在看來重建可能是提前了。

[陳真]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建一個房子是容易的,這次也有很多政策,農民可以自己拿一點錢,國家拿一點錢,還有捐助的錢,也可以拿一些宅基地出來,這次也完成了土地制度的一些變革。但是因為很多人畢竟失去了親人,遭受了很大的損失,所以人心里的重建過程我覺得還是挺漫長的。

[陳真] 我這次去了以后也見了一些志愿者,上次也見到了一些志愿者,還有一些志愿者還在默默地工作,在做心理撫慰的、幫助他們的工作。因為我自己的這個百姓的欄目也經常拍一些災后的孤兒或者是受傷殘的孩子的生活,他們雖然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但是面臨的問題依然很嚴峻,包括心理上。二月份我還去了北川,當時是宣傳部的部長帶領我的,有的時候他很淡然地跟你說這個地方埋了多少人,我家里誰就埋在這里,因為北川經歷過三次,一次地震,還有最后一次是九月份的一次泥石流,現在北川已經面目全非了,也無法重新挖掘了。這些官員天天陪著我們,他得說我們,我當時一聽心里就很難受。

[陳真] 當然,一方面是我們給他們施加的壓力,另一方面確實也說明心理重建還是有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過去我們有多少對人的生命的價值、生命的尊嚴這些東西會有一些忽視,而通過這次我們要把這些都重視起來,人要活下去,但是不能一般的活,你要活得有價值、有尊嚴,不能茍活。怎么能夠讓他們的心理恢復過來這還是很漫長的。這也是我這次去災區之后的感受。

[陳真] 那天在北師大于丹也在,過去于丹和我們也是很熟的,我們做電視的時候她也來幫我們評獎做策劃,她現在也是很有名的人了,她也在說,我們看了這個電影,不僅要知道一些什么,還得知道要干一些什么,我們還是要付諸行動。我在這里也要通過新華網呼吁大家:地震過去了,但是我們對災區的幫助依然沒有停止,我們還應該用各種方式,無論是付出金錢或者是付出勞動,哪怕我想念他們,給他們寫點信,關心他們,都是非常重要的。讓災區人們覺得他們沒有被人們遺忘,他依然在被人關愛著,那他們將來生活下來是多么溫暖的影響啊。

[主持人]那咱們影片采取的一半以上的膠片素材都是由中央新影提供的嗎?

[周亞平] 是的,從去年5月12日下午我們的攝影師、錄音師、燈光師緊急啟動起來去跟隨溫總理踏上了抗震救災的旅程,在此后又跟著總書記、總理以及中央和國家的其他領導同志到四川去過很多次。如果我們的工作人員從抵達的人次來講也已經是好幾十人次了。這個過程當中就記錄了大量的膠片,因為我們用的還是用膠片拍攝的,拍攝的膠片初步統計下來有十萬多米。

四川汶川大地震是刻在國家和民族心中的傷痛,而當時全黨、全民、全軍的抗震行動又是一次豪邁的壯舉,實際上在去年5月12日下午,當中央新影聽到了大地震的消息,同時又接收到了上級有關組織的指示后,短短的15分鐘時間內就調集了我們非常優秀的攝影師、錄音師就趕赴機場,跟隨溫總理就踏上了這樣一條抗震救災的旅途。這一次踏上去以后實際上前前后后一下子就跟蹤了一整年

[周亞平] 這里我也不得不說一說我們的攝影師、錄音師這樣一個團隊,我們的這些攝影師在整個這一年的拍攝過程當中實際上也遭遇了各種各樣的辛苦和艱難。比如說無法吃飯、不能睡覺,被大雨淋濕了,被一些東西砸傷了,雖然要關心那些受災的人們,但是無法關心自己,很多攝影師在工作過程當中很多都是帶著病來工作的,但是這些攝影師沒有一個人談到這些問題。因為這次拍攝的過程和以前的拍攝還是有區別的,前面我也一直在強調這一條,這是一次感動之旅,感動的人和事實在是太多了,他們也會感覺到,我們的攝影師、我們的工作團隊很樸素,他們說人民很感人,領導也很感人,志愿者很感人、那些小朋友也很感人。所以在這么一個很大的災難面前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只是更多地來記錄這些感人的場面、感人的細節。

[周亞平] 所以說由于通過他們的努力,我們新影在我們原來影像的寶庫當中又保留了更多的、珍貴的歷史畫面

[主持人]中央新影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老紀錄片廠,推出過很多經典紀錄片,今年是汶川地震一周年,也是新中國成立60周年,新影有沒有什么有關的大的策劃?

[周亞平] 新影人在國家大事情面前從來不會缺席,在任何重要的時刻都會有我們新影人的身影,也會通過他們留下這個國家的前進的影像。像今年實際上是一個大年,這樣一個60年的慶祝活動就不可能沒有準備、沒有作品。這些創作實際上目前都在緊鑼密鼓地籌劃、拍攝、制作當中。

[周亞平] 在這里我可以簡單地介紹一下,比如中央新影的中央時政部目前最主要做的兩部大的影片,一部是《長安街》,通過這樣一條國際名勝街的變化來折射我們新中國60年的變化,它也是一部大型的文獻紀錄電影,同時也要套拍若干集電視系列片;另外一部影片就是迎接澳門回歸的大型文獻紀錄電影叫《你好!澳門》,這部電影是香港回歸十年時我們拍攝了一部影片《你好!香港》的姐妹片,這部影片實際上定下來就是由陳導繼續把這樣一部姐妹片創作完畢。這部影片的拍攝可能在下周就會很快就要起步了。除了大型的獨立文獻紀錄片以外也會有套拍的電視系列片。

[周亞平] 中央新影圍繞今年慶祝建國60周年的有關大閱兵的影片的創作,還有就是在慶祝國慶的時候可能有一臺大型的舞蹈史詩向觀眾見面,這也是有新影創作的。

[主持人]當前電影市場有不斷擴張的趨勢,但是紀錄片市場似乎一直不溫不火,在當今這個時代,紀錄片的市場在哪里?紀錄片的價值在哪里?紀錄片未來怎么樣?

[陳真] 這是一個巨大的難題,我記得2004年的時候曾經進來過一部紀錄片叫《遷徙的鳥》是一個法國的電影工作者拍的,2004年上半年有兩部紀錄片當時在商業院線上放過,一部是田壯壯的,一部是我的,是純商業發行的,還有一個新影廠參與的一個美國的制片人拍攝的純粹在商業院線上放映的。這之后在商業院線上推出的紀錄片基本上是很難尋找到痕跡。我也很納悶、很困惑這個事情要怎么辦,首先應該說這是一個國產電影的瓶頸,我們現在知道大片里面很賺錢的國產影片的數量并不多,當然,我們也能見到有很好的,像以前的《集結號》,以及過去張藝謀的一些片子,但是這些片子畢竟就集中在這么幾個導演身上,而一般的國產片的市場并不是太好,如果再要紀錄片走向市場這幾乎在今天看來似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陳真]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你要觀眾走進電影院看紀錄片肯定要給觀眾一個理由,當然,地震也是一個很好的理由,但人家說我在電視上都看了,我為什么非要到電影院去看?這些問題都沒有解決。但是今天我們來說我們要告訴大家,你看了不會失望,我們這電影里面有很多電視里你沒有看到的東西,但是即便如此人家還要掏那么多錢,至少從我的角度來講我覺得電影票太貴了,尤其看紀錄片太貴了,沒有必要花五、六十塊錢看一部片子。因為畢竟這個票價對普通人來說還是挺貴的。

[陳真] 另一方面市場推廣可能有一些問題,因為我只是自己一個制作人、作為創作人的擔憂,周總是管理人,他可以高屋建瓴地來探討這個問題。

[周亞平] 陳導客氣了,我自己在從事媒體管理的同時也是很熱愛紀錄片的,也在從事一些紀錄片的創作,包括我自己編導過的一些人文紀錄片,什么江南、徽州、徽商、長安等一些紀錄片,這些紀錄片的市場肯定是有非常大的局限性的,而我給我自己安慰的方式就是理解紀錄片的市場必須分眾化、對象化的來理解。今天再怎么樣的努力,再怎么樣制定標準和拓展市場都不可能獲得今天像我們那些巨星片、商業片那么大的市場,紀錄片是沒有這個機會的,可能一個時代就有具有一個時代產品特征的時代。但是我個人感覺紀錄片是最好的傳播文化的方式,而相對一些電影的巨星片相對比較娛樂,給人們提供一些輕松,而紀錄片更多的是提供給大家一些信息、一些知識,乃至于一些真理。

[陳真]包括文化價值。

[周亞平] 對,它的傳播比較恰當的,符合進步方向的價值觀。說到今天,我們這些紀錄片的創作者,大家共同懷著這樣一個理想,就是明知前面道路非常艱難,但是我們還是在跋涉、在前行。我想在中國紀錄片的隊伍里,這種現象是非常之多的,面廣量大。

[周亞平] 要說一個具體的問題的話,我是建議如果大家看到我們的紀錄片進入院線的時候希望大家去看,如果看到我們的紀錄片在中央電視臺或者其他電視媒體上播出的時候大家都去看,這就已經是對中國紀錄片的最大的支持了。這里預告一下,大型文獻記錄電影《人民至上》將于明天晚上八點整在中央電視臺第一套節目黃金時段播出,明天下午我們通過這次創作還延伸了一個五集的電視系列片《人民至上》,這五集的電視系列片將在明天下午一點十分在安徽衛視進行播出。

    [主持人]希望廣大網友能夠關注我們的這部《人民至上》。今天由于時間關系我們的訪談到這里就告一段落了,感謝兩位嘉賓也感謝各位網友的關注。

 

                                                          (轉載新華網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