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尋找“延安”十三年的痕跡
王笑果

發布時間:2016年11月10日 10:03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編導:王笑果

編導:王笑果

201623月間,進入《延安十三年》組,距離出差的時間已經非常近。

紀錄片《延安十三年》,是以中國共產黨長征之后,在陜北轉戰的十三年為主要內容,共六集,每集50分鐘,每一集回答一個問題,層級遞進地塑造一個主題。

前期策劃階段,我們共四個導演,分工六集內容的整理,再開會討論每一集的結構和重點,這個時期總撰稿李向前老師從1935年中共中央進入陜北吳起開始,到1948323日中央前委從吳堡縣川口東渡黃河告別陜北這段歷史時期,同我們一起進行梳理和故事的整理、結構。

在此之前參與的拍攝大多是現實題材,第一次參與黨史類紀錄片的制作,涉及大量史實,以前閱讀這方面的史料很少,在閱讀相關書籍之后,陌生的歷史由一段段故事慢慢組合,在此期間,李向前老師推薦我們的書籍《毛澤東之路》書系(全四冊:橫空出世;民族救星;立國興邦;晚年歲月),對于那段歷史的理解在創作方面幫助很大。

這段講述中國共產黨由弱變強的歷程,該用什么樣的方式來表達。

探討過程中,我們也設想了很多種可能性,十三年的歷程每一天幾乎都有不一樣的變化,形勢與人性的一點解析坦率講是想表達一些,至于最終能呈現多少,沒有把握。

前期工作盡可能詳盡地安排好地點與表現形式,出發拍攝前,全片的敘述方式與影片基調基本敲定。

我們分好兩組同時拍攝的計劃,每組導演拍攝的內容涵蓋所有六集,由于制作時間的不斷壓縮,出發前詹先玲和我將需拍攝的地點進行統計劃分,按照線路計劃兩組的行程和拍攝內容,以爭取在規定的時間范圍內、不影響拍攝質量合理地計劃拍攝。

詹先玲帶隊一組從西安一路向北,途徑涇陽、黃陵、洛川、富縣、延安、吳起、志丹、子長、西安完成最后的拍攝返回北京。

我帶隊一組一行五人先到達榆林,計劃由榆林向南,在榆林當地了解相關情況后,前往靖邊,靖邊縣位于陜西省北部偏西,榆林市西南部,無定河上游,跨長城南北,是1935年解放的革命老區。確定后面的行程之后,我們趕在日落前到達城郊一處河灣,走下公路的緩坡就到河邊,一回頭,猛然發現公路下方居然有三間已廢棄的窯洞,歷史好像一下就到眼前了,黃土砌的炕,顏色已經發黑的木頭窗格,透著最后一點天光從窗戶向外望去能看到窯洞外的河流,岸邊還有蘆葦。

這也是我們記錄下來的鏡頭,類似的鏡頭在片中常常能帶來較好的情緒表達。

此行最重要的地方是去位于靖邊縣以東約三十公里的小河村,1947年,毛澤東主席率領的黨中央轉戰陜北,在這處旮旯山溝召開前委擴大會議,研究部署了人民解放戰爭一系列重大決策,指揮人民解放軍拉開了全國性戰略大進攻的序幕。

進入小河村的時候,彎彎曲曲的進山路突然拐進很開闊的一處山坳,兩側是陡峭的紅砂崖壁,另兩側是黃土塬,谷底楊樹、柳樹、槐樹茂密生長。19476月至8月間,中央前委在小河村居住了將近一個半月,曾經從小河向天賜灣轉移的時候,當地農民曹玖琳為中央前委帶路,他的兒子曹懷清今年已經八十歲,現居靖邊縣,我們嘗試聯系老人,因各種原因,沒有成功。

雖然歷經歲月變遷,小河革命舊址仍能將人帶入當時的情境之中,毛澤東舊居、會議舊址等都保存完好。

由于小河地處偏遠,拍攝時又在淡季,游覽的旅客很少。前期準備時曾與拍攝過陜北的導演交流過,從陜北一路向南,傳統的、老一點的窯洞會越來越少,人越來越多,拍攝也會相對困難。

中共中央在陜北的十三年里,很多重大的決定決策是在窯洞中誕生的,毛澤東主席在窯洞中用大量時間完成了偉大的理論著作。窯洞,成為此次拍攝的一個重要內容。

在拍攝條件方面,小河的工作人員非常支持我們的拍攝,小河舊址保護的也相對完好,拍攝空間很大,和攝影師商量之后,我們決定在小河多安排一天的拍攝,在這里完成一些和窯洞有關的氛圍性的鏡頭。

在這部理論性占一定篇幅的文獻紀錄片中,我們希望能通過鏡頭將觀眾帶入一種情境,也能為枯燥的理論增添一點情緒,拍攝時我們要求自己從主角們的眼光出發,去達到與他們的感同身受。幾十年后的我們,并沒有經歷過那段歲月,一切從書本上看到、從專家口中聽到的人和事,每個人的想象中都不盡相同,只有眼前窯洞破舊的窗格木紋,焦點還能在縫隙間對焦,這是我們能看到的,曾見證過那段歲月為數不多的物品之一。

攝影師鄂雷想將Epic攝影機架在軌道上,然后盡可能近地靠近窯洞的窗戶,燈光師鄭文深是五人小分隊的萬事通,他用魔術腿想辦法將軌道平穩地架在窯洞窗邊,攝影機穩穩地從軌道上劃過時,監視器傳出的特寫鏡頭使視覺沖擊力更強,能從特寫的運動中感受到時間。

其中的一天夜里,我們為延時攝影機布置好雨棚以防下雨,調整好角度,備好充足的電源,燈光師在窯洞內給了一點非常微弱的燈光,拍攝了一整夜。最后呈現的星空窯洞逐格效果還可以,星軌結束之后是一片云緊接著陽光從屋檐透出。

離開小河到達西邊三十公里處的天賜灣,中央前委轉戰時曾在此地逗留兩天,天賜灣地貌很驚艷,黃土塬的幾個山坳連成一片綠色的湖泊,我們選好一座位置較高的山,能同時看到天賜灣舊址和湖泊全景,爬到山頂,一切盡在眼前。遺憾的是,當天風太大,沒能拍攝天賜灣湖泊的航拍鏡頭,陜北地廣交通不便,要考慮路程花費的時間,行程安排就會非常緊湊,在天賜灣完成空鏡拍攝后準備前往下一個目的地,楊家溝。

就在即將離開的時候,此前曾聯絡失敗的曹懷清老人有了消息,雖然再返回靖邊會耽誤一點行程,但八十歲老先生的采訪,我們還是不愿錯過。

老爺子繪聲繪色地講了一個小時,那時候他十一歲,能記得一些事,但有很多是后來聽父親講的,大多數當年的親歷者已經不在世,我們有幸還能聽到一點只言片語,這些歷史是造就今天的過去,每一步都有痕跡。

每個地點之間轉移的路上,Gopro有時會拍些在黃土塬中行進的鏡頭,天氣好、遇見有特點的地貌,會停下車航拍或者拍攝空鏡,把握好工作的延續性在外拍階段很有作用,大家每一個人都會有感受、都或多或少會被影響,這樣在拍攝一個鏡頭的時候,每個人都能被調動起積極性去出謀劃策,紀錄片不是一個人的作品,在現有的條件下,盡量發揮更多。

楊家溝革命舊址,在陜北米脂城十里鋪向東北方向延伸約二十公里處,是地主馬氏的莊園,馬氏家族以運輸業起家,農商并重,提倡教育,莊園的建筑融匯了中西方的不同風格,是一處獨具特色的窯洞院落。

194712月中共中央在陜西米脂縣楊家溝召開了重要會議——十二月會議,這次會議為中國革命奪取全國勝利,在政治、思想和政策上作了充分的準備,制定新的行動綱領。十二月會議的會址保留得非常好,為保護得更好,管理者用木欄將會議的小場地圍了起來,但如果這樣拍攝,完全感受不到那時情境的重現,在多次溝通下,管理方也愿意更真實地展現楊家溝的原貌,于是找來工作人員將木欄撤走,并將在玻璃柜中保存的當時的桌毯取出,小心鋪在桌上,已經殘破有點松垮的組棉線桌布,和油畫上十二月會議的一樣,我們就是在這樣一點一點的痕跡里去尋找還能敘述歷史的,記錄下來。

楊家溝之后,我們兩組在延安匯合,延安有很多革命舊址包括舊居、會議舊址等等,拍攝量較大,兩組仍然各自分工,分隊完成不同的內容拍攝,此間包括采訪以及信天游的錄制和外拍。

現在延安市的楊家嶺當時是中共中央機關的所在地,這期間,中共中央繼續指揮抗日戰爭敵后戰場并領導了解放戰爭,領導了大生產運動和整風運動,召開了黨的“七大”和延安文藝座談會,毛澤東在此期間寫下了很多光輝著作。

在楊家嶺,無論是拍攝毛澤東與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談話的石桌,還是拍攝毛澤東與陳嘉庚談話的夜晚,除了場景外,我們選擇用一些簡單的道具,筆記本、鋼筆、搪瓷缸或茶杯;室外用軌道移動鏡頭敘事,室內用燭光物品營造氛圍。盡量找最合理的方法盡可能達到想要呈現的效果,臨時調整計劃好的方案,時有發生。

毛澤東主席在楊家嶺完成了大量的著作,我們想拍攝夜晚從窯洞外看見窗戶上透出工作的剪影,楊家嶺毛主席舊居旁正好有一個不高的小山包,可以作為一個角度;院門進來正對主席工作的窯洞窗口,幾個鏡頭都可以在這里取景。傍晚前,我們早早來到舊址,等最后一位游客離開后,立刻開始分工布置,要趕在日落到天黑那一段很短的時間內,完成幾個重要的拍攝。

先搶依靠天光的外景,希望天空呈現深藏藍色,窯洞內是微弱的燭光,鏡頭從院門緩緩走近窯洞,道具、人員、燈光、軌道、攝影機都必須調配至一個合適的點上,才有可能獲得想要的畫面,每組鏡頭我們平均都要準備至少一個小時有時甚至在兩個小時。

在七大會議禮堂里,空間很開闊,我嘗試讓攝影師試試能否在室內航拍,只需有一小段,但能獲得平穩的高角度的運動鏡頭,攝影師一開始也是猶豫對航拍器的安全,小心翼翼地嘗試之后,發現效果還不錯。

19473月,國民黨胡宗南部向陜甘寧邊區發動了重點進攻,大批飛機在延安王家坪上空輪番轟炸,毛澤東前腳剛撤離,國民黨軍就闖入了毛澤東居住的窯洞。片中有一段內容就講到了這段時期的經歷,拍攝的一天夜里,在王家坪的窯洞外支起我們帶的最大瓦數的燈,室內營造成剛撤離走的樣子,燭臺熄滅,一片漆黑,1947年時王家坪外是一片被轟炸的景象,我們在室內放了少量煙霧,燈光師手持聚光燈調整成強光手電的效果,模擬國民黨軍尋找中共中央的情境,最后呈現的是,手電光照射進隱約透著月光的窯洞內四處巡查,也包括主觀鏡頭。但后期時,這個段落的故事并沒有延伸,拍攝的畫面最終沒有在片中呈現。

無論結果是什么樣的,過程中帶著感受來進行一些表達方式的探索,比結果帶來的一個瞬間要保留更長久。

在延安,我們有幸結識兩位特別淳樸的陜北漢子,一個唱信天游一個吹嗩吶,有幾首和毛澤東、解放軍有關的信天游是當地流傳多年的經典,拓虎平老師沙啞高亢的嗓音加上柴向東老師一聲清脆的嗩吶,讓我們感受到最質樸的信天游從心底吶喊出來的激情。兩位老師同意我們在片中使用他們演奏演唱的信天游,我們也約定好去陜北溝壑間拍攝外景。在偌大的陜北大地上,溝壑很多,找一個角度各方面都合適的拍攝地點并不容易,我們從延安市要開車出去遠一點的地方,才能拍攝到更加原始的風貌,由于是臨時安排的拍攝,在輾轉了幾個地方之后,我們找到了一片高地,面前的山再往前看去好像懸崖,遠處能看見低處的山坳,四周是綿延不絕的山巒,無論是航拍還是空鏡,這里都是一處合適的拍攝地,信天游在山谷里響起,這個地方在影片中便多了一層獨有的特點。

兩組在完成延安的拍攝之后,繼續分頭拍攝,我們去了王家灣、棗林則溝和吳堡縣川口,這些地方都是中共中央轉戰陜北時經歷的比較重要的地點,是影片中著重展現的地方。

有一部分夜間行進的情境再現,我們嘗試如果在傍晚天空帶密度時拍攝,細節太暗,最后嘗試在黃昏時,調整攝影機色溫,景別選擇以近景為主,拍攝出的鏡頭好像在月光下行進,能夠呈現想要達到的夜行的畫面,行進中衣服的亮部也有月光的效果。各方面原因,拍攝的人數場面還有很多的不足,但這樣的鏡頭能幫助展現出一些我們想表達的夜間的追逐。在我們所能把控的范圍內,盡量呈現最佳效果。

地貌和當地人文特點的拍攝是每次外景拍攝中最瑣碎的加餐,我們的影片需要大量的空鏡,而我們想要的空鏡又不只是簡單的按下開關,光線、角度都會細心選擇。

進入后期,是沒想到的另一番景象,一遍遍一遍遍看大量的歷史資料,調出符合歷史的、片中需要的鏡頭,雖然這是一項非常熬人瑣碎的工作,但看到了很多從未曾見過的畫面,拽著我去體會一種感受。

經過重新編排、結構,結合實景拍攝的內容,我們將自己對這一時期的理解一點點呈現,講述中共中央在陜北那段非凡的十三年歷程,以革命圣地“延安”作為這一時期的一種象征,取片名《延安十三年》。 

 

本文作者為中央新影集團歷史節目部編導、《延安十三年》編導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新时时彩全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