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自然人文紀錄片《草原:我們的故事》
總導演于鵬專訪

發布時間:2015年01月26日 15:29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總導演 于鵬

總導演 于鵬

[導語由中央新影集團地理節目部承制的五集自然人文紀錄片《草原:我們的故事》即將在中央電視臺播出,請觀眾敬請期待。日前,紀錄片總導演于鵬接受新影集團官網的專訪,向觀眾介紹影片創作及拍攝情況,講述不為人知的幕后故事。

總導演于鵬曾經領銜創作過一系列優秀的紀錄片,如八集人文紀錄片《說吳》、十集人文紀錄片《廬山:人文圣山》、十集人文紀錄片《鳳舞神州》等,同時還嘗試故事片的創作,2013年執導了故事片《關關雎鳩》。


[記者] 中央新影曾在80年代拍攝過關于草原題材的紀錄片,近年來此類題材的作品不多,《草原:我們的故事》是在什么背景下開始創作的?

[于鵬] 最重要的背景是國家民委希望制作一部反映草原民族的紀錄片,于是中國民族音像出版社出面與中央新影集團共同策劃,最后達成了聯合出品這樣一部紀錄片的意向,最后由新影集團地理節目部承制了紀錄片的攝制工作。而且國內目前還沒有同類型題材紀錄片,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填補了國內同類紀錄片的空白。

[記者整部紀錄片既有連續性又獨立成篇,作為總導演是如何架構五集的影片結構、篩選影片內容的?

[于鵬實際上這種結構方式也不是我們獨創的,這是國際上近些年比較推崇的結構,比如之前的“舌尖”模仿“人類星球”也是大同小異。只不過,這樣結構的紀錄片很少,因為它具體實施起來太困難了,需要雄厚資金和足夠多的創作人員,還有足夠多的時間,而這三點是我們即便傾盡所能也做不到的,但好在做不到的事情最后還是做完了。說白了,就是還有很多簡單的操作方法,但是我們選擇了最困難的一種,向最高標準學習,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好看。

至于影片內容大概是圍繞草原所涉及的幾個大領域話題來劃分,同時又要考慮兼具可視性。所以五集主題就是:草原民族的歷史信仰,草原民族的生存意志,草原民族與動物,當下草原所面臨的變革,草原的生態危機。


  

 

[記者] 紀錄片以草原民族的人們作為拍攝主體,他們的命運和生活與草原密不可分,片中是如何選取人物的?

[于鵬] 這部紀錄片前后大概耗時將近兩年,其中至少超過一年的時間是在不斷找人,不斷篩選,最終才能確定拍攝。其實草原人的生活在我們看來都很奇特,很艱苦,這個大人群我們看來是陌生的,但是為了保證打動人心的力度。我們尋找的標準就是奇特中最奇特的,艱苦中最艱苦的。有很多我們拍攝的對象所沿襲的生活方式即便在草原人群中也已經很少見了,甚至可能很快就消逝了,比如哈薩克人艱苦的冬季轉場。

[記者]  第三集《親密朋友》中,人與動物情感的交流讓人印象深刻,像阿迪力與草原狼阿弟、卓拉與烈馬、別立格達來與他的駱駝恩多爾……在創作中如何把握這些讓人感動的細節?

[于鵬] 草原民族本來就與動物關系緊密,這種關系來自于千萬年以來彼此在自然世界里相互合作而產生的情感,就像是家人、朋友。這樣的感動本來就在那兒,即便最普通的牧民與他的牲畜,如果時間足夠長的話,同樣能發現他們之間的感動。這是很真實的情感,不會刻意裝出來,也掩藏不了。牧民與動物之間的感情,和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一樣的,我們會被什么感動,它們就會。所以拍攝時就會重點選擇我們人類情感容易被打動的元素,再依此從牧民與動物中尋找。

[記者] 草原的拍攝環境很艱苦,但紀錄片的畫面傳遞給我們的是一種“別樣的美”,在攝影方面有什么獨特之處?

[于鵬] 其實草原的美是無時無刻不存在的,我們所接觸所看到的大多是綠色大草原“風吹草低見牛羊”。實際上草原的多種多樣的風貌都有自己的美,即便是最嚴酷的環境,也是美的,只不過我們不常見,很多畫面不是我們印象中的草原。所以攝像也并非有什么獨特之處,如果一定要說,那就是我們啟用了大量航拍內容,在經費緊缺的情況下,還是用了航拍,這確保了全片給人的第一印象是一部“大片”。

[記者] 紀錄片在音樂創作方面有哪些突破?

[于鵬] 以往少數民族紀錄片往往以本民族特色音樂為主,但是這部紀錄片不行,因為一集里面是多個民族,無法按照民族風來創作,所以我們以“世界風”為主,意圖從音樂上體現一點“國際范”,也能保證整部紀錄片音樂風格的基本統一。每集紀錄片中的若干故事,則由不同節奏的音樂來烘托,這就視節目內容而定了。


  

 

[記者] 影片歷時兩年四季,行程十二萬五千余公里,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拍攝過采集蟲草,也在原始森林中進行過拍攝……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在拍攝過程中發生過哪些事,遇到了哪些困難?

[于鵬] 這個問題實際很難回答,因為困難無處不在。語言不通,沒有地方配合,交通沒有保障,經費、人員緊缺……還要經歷各種各樣的極端環境,高海拔、荒漠、沼澤……還要在有限的時間里拍攝出精彩的故事……這個問題實在不想多談,是不愿意回憶,這段回憶我相信攝制組的每個人都很記得很清楚,但又不太愿意說出來,說出來就是再回憶一遍痛苦,也許很久之后,這樣的痛苦情結才會被驕傲取代。大家盡管拍攝區域不同,但遇到的問題都很艱難,條件都很艱苦,付出的代價都很大,出車禍的,得肺炎的,從高原下來落一身病的……開玩笑說就是“誰比誰慘”。所以能克服這么多困難把紀錄片做下來,團隊成員們自己都很驚訝。

[記者] 整部紀錄片凝結了創作團隊的心血,簡單介紹一下主創團隊的情況。

[于鵬] 我們所在的地理節目部是中央新影集團旗下重要的紀錄片創作團隊,擁有專業影視創作人員30余人,近十年來致力于打造與地域文化相關的紀錄電視和電影,獲得過第二十六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紀錄片獎、2009年“金熊貓”國際電影節亞洲制作大獎、第十四屆中國電影華表獎最佳紀錄片獎、第二十五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紀錄片獎、2010(青海)世界山地電影節人文類大獎、2013年第九屆中美電影節“最佳紀錄片金天使獎”、201432屆米蘭國際體育電影電視節提名獎等國內外重要獎項。這部紀錄片的創作團隊除我以外,還有導演劉俊宇、趙悅、樊小飛等均為地理節目部的創作主力,大型未來時紀錄片《西安2020》、大型人文紀錄片《漢源》等諸多作品均有他們的參與和貢獻。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新时时彩全部玩法 时时彩稳赚不赔杀号 球深比分网即时比分007 6码复试3中三有多少组 网上抢庄牌九是假的吗 赛车pk10下载 双色球技巧方法大全 全年无错36特威 捕鱼达人4 重庆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云南时时几点开奖号码 太子中心选1肖 竞彩500 北京pk10输了三百多万 精准计划软件官网 看牌抢庄牛牛 时时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