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中央電視臺副臺長、新影集團董事長兼總裁高峰
談紀錄片:還原歷史鏡像 把握時代強音

發布時間:2013年10月30日 10:02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導語] 在第二屆甘肅·嘉峪關國際短片電影展上,中央電視臺副臺長、新影集團董事長兼總裁高峰接受了甘肅電視臺的專訪。他指出,紀錄片的創作應該“還原歷史鏡像,把握時代強音”,甘肅可利用衛視資源助力紀錄片大省建設,紀錄片題材選擇應當古今并重。

 

[主持人] 我們知道一部美食的紀錄片《舌尖上的中國》是巧熱走進熒屏,在中國紀錄片沉寂多年以后,那可以不可以理解說中國紀錄片終于迎來了它的春天?

[高峰]  從這個概念說,大家更多地關注紀錄片,而且使紀錄片的市場越來越大,我覺得應該說是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了。像《舌尖上的中國》引起大家的廣泛關注,我覺得不是偶然的,正是因為它尊重了紀錄片的客觀規律,使這種傳統的美食文化通過紀錄片的狀態去表達,所以它生動了。其實這種介紹中國美食的相應的文化專題、專題節目欄目非常多,從電視誕生開始就有這類文化節目了,但是為什么所產生的影響沒有這么廣泛呢?我覺得還是這部片子尊重了紀錄片的創作規律,而且是重視人的命運、人的情感,這都是紀錄片的精華,利用好這些精華使這類節目就感人了。所以我想,紀錄片的發展其實影響了我們很多過去所不曾表現的形態。我認為紀錄片首先影響了新聞,也影響了中國的文藝,電視文藝,為什么說呢?過去新聞都是概念性的新聞,后來從央視《走基層》這樣的節目播出后給人印象極其深刻,為什么?它尊重了紀錄片的紀實規律,所以說它影響了新聞的發展。我認為它也同時影響了中國電視文藝的發展,比如《中國好聲音》,甚至于包括最早的像湖南電視臺做的《超級女聲》等等,它的整個過程不像我們做晚會,一首歌、一段舞蹈,組合、串聯,它是整個過程非常詳實地記錄。這個過程的魅力,正是紀錄片的魅力,把這種過程充分展示出來,你像看《中國好聲音》也好,現在這類的秀場為什么比過去生動了呢?我覺得就是紀實文化的存在,使它更為生動了。

 

[主持人]  您曾經也是一位紀錄片導演,以您的觀察和了解,中國紀錄片目前的現狀是什么樣?

[高峰]  中國紀錄片的制作我覺得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從我們最初接觸紀錄片,30年前,我從大學畢業,分配到中央電視臺,就是從事紀錄片創作工作的,那時候的創作觀念和現在的觀念已經是截然不同了。那時候我們做膠片,16毫米的膠片拍攝,我們的老師、領導教我們接膠片。比如說,你見到片子里是個全景,就這么長5秒鐘,如果這個片子是個中景就3秒,如果是個特寫就15,你把它接起來,就八九不離十了,它是按照傳統視覺的觀念去制作的。包括對聲音的處理,對方方面面的處理都是相對較機械的,它并不完全是尊重生活的客觀規律,因為它是受到我們創作觀念和膠片拍攝等等方面的制約的。隨著拍攝一體化的存在,隨著我們記錄理念的變化,紀錄片實際上就發生現在這樣的變化了。我記得有一次,領導讓我拿著一盒編好的錄像帶去找一個音樂編輯配音樂,當時我剛大學畢業,幫著做這件事。后來音樂編輯說,你們什么時候做一部沒有音樂的紀錄片多好啊!這樣的話現在聽起來跟白說一樣,現在早已經是這樣了,但是那時候竟然是一個音樂編輯提出的問題,說明我們那時候的創作觀念跟現在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覺得紀錄片發展到現在是一代又一代的人努力而成的。我剛到中央電視臺專題部的時候,我的領導朱景和就讓我們觀摩,那是八十年代初,最早跟英國合拍的一部紀錄片,叫《龍之心》,是我們的攝影記者配合拍攝的。我一看這叫紀錄片?它就是非常紀實地記錄一個南京的一對夫妻鬧離婚,一個公務員幫著調解,整個調解的過程,你一句,我一句,就跟電視劇一樣。紀錄片還有這樣拍攝的,如此這么生動,就像劇一樣真實的表達。那時候,我們總覺得紀錄片是一個觀念的表達形式,一路走過來,我覺得逐漸地是紀錄片的一種觀念的勝利。但是,我覺得這種觀念的勝利,離世界的整個市場趨勢還是有一定距離的,包括我們的說話方式、語境的方式。這個話語方式,還是觀念的東西更多,尊重紀錄片自身的規律還欠缺。所謂欠缺,就是這樣的片子欠少,大部分我覺得還是在語境問題的表達問題上,故事的捕捉方面,還有些欠缺吧,我覺得整個中國的紀錄片要往前推進是一個觀念的推進。

 

[主持人]  這幾年中國的紀錄片在國際上接二連三地獲獎,但是中國的紀錄片市場反而是遇冷,有一種說法就是“墻內開花,墻外枝”,也有人把中國的紀錄片稱之為中國電影的“雞肋”。

[高峰]  我們的需求和國外的需求,我覺得之間是有一定矛盾的,在國外往往受到一些殊榮的紀錄片往往是具有社會認知價值的紀錄片,咱們國家最早在國外獲獎的是亞廣聯獲得大獎的《沙與海》,它也是讓你認識一個社會的問題,騰格里沙漠的一個人的生活狀態,還有在沿海漁民的生活狀態。后來第二次在亞廣聯獲獎的《最后的山神》,也是告訴你鄂溫克族的老百姓的生活狀態,這種東西往往在國外容易獲得成功。像《歸途列車》這部電影,這部紀錄電影的作者范立欣,前不久被《時代周刊》評為世界20位有發展前途的青年導演之一,對獲得這個殊榮的華人來說,只有一個李安,他就是第二個,這很不容易,可是沒有誰認識他,這跟紀錄片的特性有關,人們肯定知道李安,不可能知道范立欣的。因為電影故事片的導演就是在一種風風火火、熱熱鬧鬧的狀態下產生的,紀錄片的特點就是平平淡淡,非常平淡,而且是越平淡,越能夠產生好的紀錄片。我們中央新影集團的一個攝制組,在宜原縣的一個山上拍攝一部紀錄電影《鄉村里的中國》,整整沒有離開這個村子373天,他們完全成為這個村里的50多戶里一個新的家庭,所以片子非常好,非常生動。它不可能不生動,它就像每天記錄自己家人生活一樣,所以說像這類片子,是容易獲得世界性的認可的,我們也希望盡早地推出這樣的紀錄電影。相反,如果你拍好了,也并不是不能獲得國內官方的認可,《鄉村里的中國》現在已經入圍中國的最高獎——華表獎,究竟能不能最終拿到華表獎,因為還沒有公布,但是它很有希望,至少已經入圍了,說明它也獲得了國內專家的認可。那么我覺得,在這方面是可以統一的,關鍵是如果你真實的、客觀的描寫和記錄中國人的生活,是沒有阻礙的。

 

[主持人]  接下來就是我們如何將紀錄片市場化?如何建立和適應這個市場機制?

[高峰]  作為一個紀錄片的創作者來說,我很羨慕有些國家對紀錄片的熱愛。比如韓國有一部紀錄電影叫《牛鈴聲聲》,它是反映一個老農和他養的牛的親情關系的,你說就這么一個故事,都能想象出來是一個極其平淡的這么一部影片,但是你也能想象出來是一個非常有味道的、濃烈的生活情趣的這么一部紀錄電影,投資成本相當于100萬人民幣,這是這樣一部紀錄電影,它在韓國的票房相當于人民幣一個億。我還是挺羨慕韓國的這位紀錄片同行的,這是一個政策問題。我們國家的政策應該鼓勵去建立一些相應的紀錄電影的院線,鼓勵人們去看紀錄電影,也應該有一種政策鼓勵這些院線,比如影院有十個廳,拿出一個廳來專門放映紀錄電影,還可以是藝術電影,咱們沒有這么一個播放環境。

 

[主持人]  想讓中國的紀錄片有一個大踏步的前進或發展,可不可以讓一些知名的導演,比如說張藝謀、馮小剛或者香港的陳可辛,讓他們也來拍一些紀錄片?

[高峰]  那當然好了,其實故事片的導演,有很多人都從事過紀錄片的創作,像田壯壯,就拍過很好的紀錄電影。其實世界上很多優秀的導演也都拍過紀錄片,比如說斯皮爾伯格。現在大家都知道的雅克·貝漢,他拍過《遷徙的鳥》、《小宇宙》,但是他也同樣拍過故事片《放牛班的春天》,是一部很好的故事片,這說明它是應當相互聯系的,所以我覺得我些著名的電影導演能夠拍攝紀錄片當然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這對整個票房,包括紀錄電影的市場,會有一個很好地推動。但是,無論如何我們國家鼓勵紀錄片上電影院是應該的,這需要政府的支持,需要我們編導們的努力,也需要這樣的市場化能夠找到一個有特色的經營方式。包括我本人在內也在探討這個方式,希望盡快地在全國的一些城市建立一些專門播放紀錄電影的環境,我也在努力打造這個環境。

 

 

[主持人]  我們知道中國的紀錄片,可能大多數是以傳統歷史題材為主,對當下的現實生活關注得很少。

[高峰]  我到甘肅有一種感觸,記得在十幾年前,我和陳虻到甘肅電視臺講課,是來講紀錄片的。陳虻大家都知道,做《生活空間》的,那幾年,《生活空間》完全是在記錄普通人的生活,應該叫紀錄短片,我覺得挺好,現在竟然沒有了,非常可惜。那時的《生活空間》每天都要播“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這才是紀錄片真正的意義之所在。可是我覺得這幾年的紀錄片可能受商業化的影響較大,實際上這些有生活價值的東西,并不意味著它沒有商業化的可能性,很多在國際上認同的往往是這類的片子,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有這樣的頻道、欄目誕生。

 

[主持人]  十幾年前您來過甘肅,當您再次來到甘肅,覺得如果說甘肅想要發展紀錄片的話,應該從哪幾個方面進行突破?

[高峰]  應該利用好甘肅自身的平臺,使我們的平臺變得更有特色。因為甘肅和其它的衛視相比,如果都是以新聞為主的綜合頻道,我覺得優勢難以體現,因為新聞資源可能不如一些省,文藝資源也不如一些省,包括購置影視劇的成本估計也不如,這樣我就覺得倒不如換一個思維方式,把它做得更專一一些。有了這種專一的特色,頻道就更為引人注目,有了自己的特點之后,就有發展的空間了,反而更廣了,它就成了一個無拘無束的世界范圍的一個頻道。應該利用我們的衛視,把以紀錄片為主的這種形式做好。

 

[主持人]  甘肅是一個文化大省,如何從這些個歷史文化題材當中,來進行一些紀錄片的創作?

[高峰]  我覺得還是一個如何利用頻道資源的問題,現在舉辦的嘉峪關國際短片電影展就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應該充分利用這個平臺,辦規模更大的紀錄片展,使拍攝紀錄片的隊伍能夠到甘肅來拍片,拍完片子就等于為甘肅制作節目,進行播出并在這里現場交易。我覺得這個平臺能夠很快地使很多人云集在這里,拍攝更多甘肅題材的影片。多辦一些國際性的活動,是很有益處的。要充分利用衛視資源把這種紀錄片省的概念,通過衛視的資源宣揚出去,把它利用好,使大家都知道,這是有一個很好的紀錄平臺,效果比現在會好。

 

[主持人]  宣傳出去固然重要,但是我們如何兼顧到收益?

[高峰]  光做紀錄片我覺得難免會進入到死胡同,對于文化資源的開發,我認為它應該是立體的,內容是一個核心,但是應該有不同的形式都為這個內容服務,如果僅是一種形式針對一個內容的話,有點浪費了。我認為對于甘肅的文化資源應該是全方位的開發,用各種形式去表達它,有的是相對在市場上沒有更多的份額,有的是很具有市場價值的,我說的是形式,有文藝形式、紀錄片形式、新聞形式,各種形式再針對這樣的內容,使內容不至于荒廢。應該用多種內容去打造甘肅的核心資源,使它真正成為文化產業鏈條非常重要的部分。這個鏈條拉得越長,文化產業會做得更好。就一個點來說,完全可以用多種方式去經營它,有的是可以換來社會資源,有的是可以換回資本資源,應該合理地去處理它。

 

[主持人]  甘肅作為一個欠發達省份,如果我們想發展紀錄片,從內容題材上應該如何來選取和挖掘?

[高峰]  甘肅的歷史很厚重,這一點是紀錄片拍攝的絕對的一個寶庫,從河西走廊走一路走來,你就能感覺出來,這是無法比擬的。但是,甘肅的現實也不能丟棄,因為現實是在黃土高原生存的這種狀態,還是很珍貴的,這種記錄也是非常珍貴的。我認為不能厚今薄古,也不能厚古薄今,應該是古今并進,抓住這種時機。拍攝歷史文化的內容需要很多的時間和經費,還要動用相當多的資源,拍攝現在的東西很可能能夠迅速鍛煉一群紀錄片創作者。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新时时彩全部玩法 多赢在线下载 时时彩宝典 时时计划群贴吧 11选5手机计划软件手机版 通比牛牛玩法 黑龙江时时11 水果机规律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 北京塞车全天计划数据 分分彩app破解 时时彩走势图 彩票平台双面盘 玩三公几个人玩比较好 双色球中奖秘籍100% 后二组选包胆怎么算中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