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拍攝《再次攀登珠穆朗瑪峰》
劉永恩

 
CCTV.com  2011年03月22日 10:33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攝影師劉永恩在珠穆朗瑪峰

 

我兩次參加攀登珠穆朗瑪峰的攝制工作。第一次是1975年參加拍攝《再次攀登珠穆朗瑪峰》,第二次是1978年中伊聯合攀登珠穆朗瑪峰,我在第一次攀登珠峰的攝制工作時,登上了8200百米的高度并拍下了很多寶貴鏡頭,特別是登山隊員為征服珠峰的那種不拍苦、不怕死,無堅不摧的大無畏英雄氣概。

 

珠穆朗瑪峰位于中國和尼泊爾王國的交界處海拔8848.13,巍然雄跨在白雪皚皚的喜馬拉雅山群峰之上。它那陡峭的山巖高聳在遙遙的天際,乳白色的浮云漂游在它的腳下,縱深的峰谷里傾瀉著一望無垠的冰川,巍峨的山嶺上覆蓋著積存萬年的冰雪。幾個世紀以來,它強烈的吸引著人們的注意,多少人為它神往,多少登山家望著這座高峰躍躍欲試,然而這個雄偉的山峰,峭壁千仞、冰川縱橫、氣候萬變、空氣稀薄,給登山運動員帶來的是巨大困難。但是中國登山隊員,敢于斗爭,敢于勝利,以氣壯山河、敢笑珠峰不高的氣魄兩次從此坡登上珠穆朗瑪峰,為世界登山史譜寫了新篇章。

 

從北坡征服珠穆朗瑪峰,危險多,難度大,5000大本營到頂峰,中間一共是七個營地。5500是一號營地,6000是二號營地,6500是三號營地,7070是四號營地,7600是五號營地,8200是六號營地,8680是七號營地,,也是頂峰的突擊營地。從大本營到5500一號營地,是大量的堆積的冰川,上面是碎石下面是冰。55006000二號營地,是堆積石冰川和冰塔林。冰塔林主要分布區是從57006500三號營地。晶瑩挺拔的冰塔和各種奇特的冰蘑菇,石蘑菇,以及絢麗多彩的水晶宮、冰洞,構成了這一地區獨特的美景。特別是水晶宮和冰洞,在光線的反射下洞壁上映出變化萬千的花紋,令人美不勝收,贊嘆不已。63006500是沒有堆積物的東絨布冰川,冰裂縫縱橫交錯,在陽光的照射下就好像是一面巨大的破鏡,又像是碧綠的湖波。63007070北坳頂部的四號營地,為冰雪墻,坡為45度,有的地方可以說直角,此處是征服頂峰的北大門,征服頂峰打通北坳是關鍵的第一步,這座冰雪墻,不但暗裂縫多,而且是一個冰崩、雪崩多發區。人掉進冰裂縫不用半小時就成為冰棍一根。冰崩雪崩更為厲害,一般都鋪天蓋地,雷聲隆鳴的砸下來,如果碰上就會造成全軍覆沒。因此在攀登北坳,不但要提防暗裂縫而且還要提防冰崩雪崩。登山隊明確規定在攀登北坳時不允許大聲喧嘩,因為聲音會引起冰崩雪崩,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北坳頂部既是大風口,也是風雪多發地帶。70707600五號營地,是一個漫長的魚脊背形狀的冰雪坡。它的左面是東絨布冰川,右面是中絨布冰川,滑下去就會粉身碎骨,特別是74007500是登山隊員們征服頂峰的第二大難關。此處是云層,是一個大風口,是高空風多發地帶,風力一般都在10級、12級左右。隊員們攀登時平均每23分鐘邁一步,由于高山缺氧再加上高山風,所以說這地方是傷人最多的地方。輕者凍壞凍掉雙腳和手、鼻,重則就會制造粉身碎骨,隊員們要想突過此處就必須有一個星期以上的好天氣,否則永遠也不會通過這第二道大關。76008200六號營地。8200以上歷來都是被人們稱為死亡線。這一段路大部分都是風化了的巖石,有少部分風吹積雪。這是因為7600處屬于云層上面,因此少有冰雪,沒有冰雪,冰爪和冰鎬就失去了保護作用。對攀登者來說困難就更大了。由于我們穿的登山鞋比較重,一雙鞋有8斤多重。鞋底又比較厚,冰爪就不能取下來,取下來那么厚的鞋底又怎么行走。高山缺氧,失重,每個人都像是踩高蹺、輕飄飄的,就好像騰云駕霧。

 

從北坡看珠峰,如一座雄偉的寶塔直插高天,俯瞰著地球上的千山萬嶺,珠峰的性格啊,真是難以捉摸,忽兒恬靜、忽兒粗獷,朗朗的晴天,碧空萬里時,珠峰沐浴在燦爛金色陽光中,顯得分外壯麗。朵朵白云向她簇擁而來為她穿上絢麗的外衣,她就仿佛是一位翩翩起舞的仙女,嬌柔嫵媚。烏云滾滾狂風怒號,飛雪滿天時,它又像一頭狂吼的怒獅。因此從北坡攀登珠峰,就更加艱難,付出的代價就更大。

 

我在《再次攀登珠穆朗瑪》拍攝過程中,五登7070的北坳,三登7450的大風口地帶。一登8200的巖石地區。在這過程中,真實的記錄下了登山隊員一不怕苦二不拍死,戰高寒斗巨風,登懸崖峭壁等寶貴鏡頭。同時也把登山過程中一系列的科研考察以及珠峰變化,云海等寶貴鏡頭記錄下來。我也在這次攀登珠峰過程中創下了當時專業攝影工作者登山的新高度。

 

在廠黨委決定我參加《再次攀登珠穆朗瑪峰》的攝制組時,我正在海南島工作。當我接到廠黨委的電報后,就毫不猶豫馬上返回廠進行身體檢查。在廠期間連檢查身體共是十五、六天的時間,這對剛剛跨進新聞紀錄電影廠大門的我,又沒有受過登山訓練,確實是一次嚴重的考驗,高山氣候瞬息萬變,又嚴重缺氧。身體能不能適應?高山奇寒,能不能開動攝影機將登山英雄們的光輝業績拍攝下來?對我來說是新的課題。困難千千萬萬,我想再大的困難也不應該難倒一個共產黨員。共產黨員是在斗爭中成長的,是在困難中前進的,困難這個東西,你軟它硬,泥墻它弱。我當時就暗下決心,只要我有一點能力就往山爬,一定完成好黨交給我的任務,談到這里有人也可能認為我是瞎吹,我當時確實是這樣想的,這也可能應了中國的一句古語,初生牛犢不怕虎吧。我是1月下旬從西寧沿青藏公路進藏的。在行軍途中,我每到一個住地不管白天旅途多么辛苦,一定要爬座山,對自己進行強化鍛煉,為登山創造條件。224,我和廠的另外三位同志在拉薩會師,在拉薩休整了幾天后,就隨登山隊一起開進了珠穆朗瑪峰的大本營。

 

在登山隊黨委的領導下,為征服珠峰作準備,第一次偵察修路就要開始了,目的是打通北坳,前面我也談過北坳地形險峻,它像一座巨大的冰雪墻屹立在珠峰的山腰,它是珠峰最危險的冰崩和雪崩地區,也是從此坡登上珠峰的必經之路,第一道大難關。321日下午當我隨偵察修路隊到達6800時,因為是第一次登上高山,又沒有經過訓練,當時突然感覺有點頭暈惡心,脈搏和心跳加快,手腳也有點發軟,是前進還是后退,我想不闖過這次的適應關,以后怎么完成黨交給自己的拍攝任務呢?我咬緊牙關,堅持,堅持,堅持到底就是勝利,最后我終于和偵察修路的隊員一起登上了北坳,并拍攝了為打通北坳偵察修路,在冰雪陡坡上,修鑿階梯,偵察暗裂縫、在裂縫地段架設金屬階梯等把危險留給自己,把安全讓給戰友的感人活動和事跡。

 

4月初,我跟隨第一梯隊的適應性行軍二次登上了北坳。晚上天氣突變,狂風咆哮、粒雪遮天蓋地、刺骨的寒冷使人渾身麻木,風雪刮倒了帳篷、氣溫下降到零下二十多度,惡劣的氣候連續了四天四夜,我的手指失去了知覺,十個手指有點變色,由于我拍片時不能帶鴨絨手套,帶鴨絨手套就無法工作,這樣受到傷害的首先是手指,當我的手指變色時,被教練王洪寶發現后立即給我按摩搶救,我的手指只要稍稍有了知覺馬上又開始拍片子,我覺得不把登山隊員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拍攝下來,是我的失職,在四天中,我堅強地拍攝了很多登山隊員們頑強地與風雪搏斗的感人場面,同時也拍下了一些科學考察項目的珍貴鏡頭。

 

412清晨我跟第一梯隊撤返回大本營。我只休息了一天,又跟另一個梯隊第三次突擊上北坳。這次我到達了7450的大風口,10級以上的高山風,刮得人都站不穩,這時每邁一步都是十分艱難的,平均每二、三分鐘邁一步,我在這樣的風口中毫不猶豫地摘下鴨絨手套開動了攝影機,高山風再次凍傷了我的手,但我沒有放下攝影機,拍下了登山隊員以頑強意志同高山風搏斗的寶貴鏡頭。正在這時,我廠的另一位攝影師,從7600下來,當我看到這位戰友疲勞過度,走幾步歇一會,而且鼻子和手腳都有些凍傷時,我就主動地迎上去,把戰友的機器和背包接過來背在自己的身上,同登山隊員和這位戰友一起安全地返回大本營。

 

我第四次由7450下來后,我的體力消耗很大,下山后只休息了一天半,又有一個梯隊要上去,在這種情況下,我想自己雖然十分勞累,但我廠一共來了四個人,同志們年歲都比我大,體制也比自己差,跟上去的任務該由我來完成。我看到登山隊員們其中包括女同志,個個精神抖擻,斗志旺盛,覺得自己也應該向他們學習決不打退堂鼓。我二話沒說,又跟這個梯隊出發了,當我們到達6500營地時,無線電報話機里傳來了沈杰的講話聲:傳達了廠里黨的核心小組來的慰問電。黨和領導的親切關懷,頓時使我增添了無限的力量和信心。我在報話機中向沈杰組長表示,我雖然很疲勞,但我絕不辜負黨和領導的期望,只要我有一口氣,也要向上爬,完成我們的拍攝任務。我在登上7600營地時,由于一路在風雪中行軍、工作,兩頰凍傷,鼻子也搓掉了一層皮,紅肉都露在外面,當然不是我一人是這樣,登山隊員比我也好不了多少。由于高山缺氧,血液循環緩慢,手、鼻、腳、耳朵,是最容易凍傷、凍掉,我們這次就有一個同志凍掉了雙腳。所以登山隊員每邁一步,必須要活動手、腳、搓搓鼻子、耳朵,以促使血液循環。這樣就造成掉皮,雖然掉皮,但總比掉鼻子好吧,由于種種原因登山突擊隊領導,要我留在7600營地,不讓我再往上攀登,我當時堅決請求要跟突擊隊上去,我說:我的腳好好的,還能行走,手還能工作,我不會掉隊不連累突擊隊員,凡是吃的用的,包括氧氣瓶和結組的煤氣罐、帳篷桿我全背著。在這種情況下突擊隊的領導同意了我的請求。按照預定的計劃我登上了8200營地,在8200處要拍攝幾個重要場面,我擔心記不清,漏掉了要拍攝的內容,因為此時由于缺氧,造成大腦模糊不清,容易忘事,所以我一路向上攀登一路拍攝,一路反復念著,巖石標本、心電圖、入黨儀式、云海、隊員生活和其他活動的鏡頭。越往上爬空氣越稀薄、缺氧越嚴重,到了8200我首先拍下了藏族女隊員拉桑在鮮紅的黨旗前入黨宣誓的感人場面,以及云海和高山俯瞰群峰的鏡頭。在拍攝中由于缺氧、疲勞,感覺也不靈,我常常邊拍邊問身邊的同志攝影機轉不轉動。有時手指失去知覺我就搓一會兒或在巖石上重重地敲打幾下,直到有了疼的感覺又立即開始拍攝工作。第二天一開始,我就把突擊隊員的生活、早霞、云海,以及突擊隊繼續向上攀登的鏡頭拍攝下來。因為到此突擊隊領導說什么也不讓我向上攀登,把我留在8200作為接應和大本營的聯系。下午第二突擊隊上來時,我在拍攝王洪寶采集巖石標本的材料,由于我登山開始至此時沒有吸過一口氧氣,體力消耗比較大,頭腦模糊,我的右腳踩在巖石邊上,以致身體失去重心摔倒了,往下滑有二十來米,一直到一堆積雪擋住了我,才免去了一場可能掉進千米以下的冰裂縫里,當王洪寶同志把我救上來后,才發現我的腳、胸、頭部都有傷痕,但我雙手抱住的攝影機完整無損,我又堅持把采集巖石標本的一系列寶貴鏡頭拍攝下來。后來在北京檢查,胸受到損傷以及腦震蕩后遺癥。第三天我又繼續工作,把在8200心電圖遙測的情況拍攝下來,下午一點鐘左右我陪同一個病號一起下山,我不僅背著自己的攝影機和膠片,還背著一位業余攝影工作者的機器和膠片,因為當時有一位登山隊員,為了突擊頂峰,就把機器和膠片扔在8200,我想這是國家財產,不能不管,因此就把它也一起背了下來,我同那位病號走了4天,回到了大本營。

 

在這次拍攝登山英雄的業績過程中,我沒有辜負黨和領導對我的信任和期望。在整個登山拍攝過程中,我的體能確實發揮到了最大限度。具備了不怕苦不怕死的思想,我也比較圓滿地完成了黨交給我的光榮任務,并且創造了專業攝影人員登山史的新紀錄。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