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在唐山的三十多個日日夜夜
吳    均

 
CCTV.com  2011年03月11日 10:0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紀錄片《英雄戰震災》導演吳均

 

1976728凌晨342分,一場強烈地震在唐山、豐南一帶發生了。地震就是命令,大部分攝影同志8點前后來到廠里待命。此時編輯部與國家地震局取得了聯系,決定立即派攝影人員赴災區拍攝材料。9點多鐘地震局的同志驅車來到廠院,接著梁維尊、王樸兩位同志背著16毫米的攝影器材,提著一個裝著漱洗用具和幾個饅頭的小包,登上地震局的吉普車,廠院內許多同志目送他們匆匆啟程。

第一批人員出發了,編輯部與地震局保持著聯系。29日一早,王久文、李明國、鄒云亮、王家厚等攝影、照明人員又被派往唐山,加強在災區的拍攝力量。

730,震后的第三天,唐山嚴重災情的信息不斷傳來,廠領導研究決定,增派人員去唐山,一定要把唐山抗震救災的事跡紀錄下來。于是由當時任總編輯的郝玉生同志帶隊,吳均、楊之舉、蔣祖武、姜英杰、蕭宏道等攝制組人員當日下午趕赴災區。小白駕著后開門的吉普在京唐公路上急駛,除了一兩輛黃色的工程搶險車超車外,沒有其它車輛超過我們。快到豐潤時,天已經黑下來了,路旁有幾個老鄉,我們停下車來向老鄉打聽唐山的情況,他們描述了唐山的災情后說,人家都從災區往外撤,你們怎么趕著進災區?

唐山抗震救災指揮部設在市郊的唐山機場,我們到達機場找到梁維尊同志時已經是深夜了。梁維尊簡要介紹了他們三天來的工作情況,728離廠以后,當時并不知道震中在唐山市,地震局的同志一路走一路觀察,中午到達唐山市區,看到那極其嚴重的災情,肯定震中就在唐山市。由于交通工具緊張,拍攝受到一定限制,但是他們克服困難,拍攝了唐山市委、豐南縣委、河北省委以及北京部隊的領導同志在第一線指揮抗震救災、人民解放軍進入災區搶救人民的生命財產、滿載救災物資的飛機降落在唐山機場、身負重傷的群眾被運往外地治療、廣大醫務人員從各地來到唐山等等資料,這一切組成了一幅全國人民支援唐山抗震救災的生動畫面。當夜我們幾個人擠在他們帳篷里度過了后半宿。

第二天上午,我們分別到河北省委和北京部隊抗震指揮部報到,說明我們的來意,希望得到他們的領導和支持。兩個指揮部的負責同志對攝制組給予大力協助,北京部隊指揮部借給我們一頂帳篷以及塑料布、棉被、毯子等物品,我們找了一塊地勢比較高的地方,搭起了帳篷,安下了家。

我們在市區走訪了一些地方,災情觸目驚心,地面建筑絕大部分被破壞,城市停水停電,鐵路交通中斷,很多市民不幸負傷或身亡,災情之重是歷史上罕見的。但是唐山人民沒有被震災所嚇倒,許多基層單位的領導和群眾,積極投入抗震救災的工作,大街上不少解放軍和市民們一起搭抗震棚,有些老人和孩子靜靜地坐在抗震棚里,有的地方還有民兵在維持治安。在強震面前,唐山人民表現出了“泰山壓頂不彎腰”的氣概。

晚上攝制組召開了全體會議,原來分別居住在外單位帳篷里的同志,現在都搬到一起來了,河北記者站的程志明同志也從石家莊趕來了。老郝在會上傳達了廠領導關于拍攝抗震救災影片的意見,大家進行了討論和分工,共同的認識是向唐山人民學習,努力拍好影片,不要漏掉重大材料。

由于攝影任務很重,廠里又陸續派孫永田、吉光華、康建英、張建生、楊文彬、李學明等同志前來增援,一時攝制組內人多勢眾。蕭宏道同志找來一塊紙板,上面寫了“新影記者站”五個字,有了這塊牌子,各單位與我們聯系方便多了,不需要在帳篷之間找來找去,有的單位主動前來提供拍攝線索。

 

(二)

人民子弟兵在抗震救災中發揮了重大作用,為了搶救被壓在廢墟中的群眾,沒有工具就用手挖,沒有吊車就用肩扛,有的人把手指磨破了,有的人肩上衣服被扯壞了,不少人連續奮戰十個小時,甚至二、三十個小時。這些情景使我們深受感動,我們及時拍下了這些場面。

81,震后的第5天,攝影師們分頭到各處去拍攝材料,只有鄒云亮同志在帳篷值班,指揮部突然通知,在一處廢墟內發現了傷員,解放軍正在搶救,請你們迅速派人去拍攝。怎么辦呢?要外出找攝影師是不可能的,不知道他們在哪里,但是如此重要的材料又不能放棄,于是他毅然拿起備用的16毫米攝影機,裝上膠片,趕赴現場。在電影學院照明班學習時,他曾經聽過關于拍攝16毫米膠片的課,他相信自己能夠完成這個任務。他在搶救現場拍攝了房倒屋塌的災情,戰士們奮力挖土,把傷員從倒塌的樓房中抬出來等鏡頭。這時楊之舉同志也聞訊趕到,他把機器交給楊之舉繼續拍攝了把傷員抬上汽車,傷員在醫院打點滴,醫務人員護理等鏡頭。被壓在瓦礫中斷食斷水512小時的田義群脫險了,我們的材料拍得也較完整。鄒云亮同志主動負責的精神受到全組的贊揚。

84,震后第8天,我與孫永田、蔣英杰同志在北京部隊某部采訪,作家魏巍同志也來到這個部隊,他說在開灤煤礦總醫院倒塌的大樓里發現有人,解放軍正在設法營救。我們迅速趕到現場,只見戰士們正在挖土、遞磚,個個揮汗如雨。搶救進行5個小時了,在五層樓下挖了一個小洞,一步步向里面延伸,為了防止七層的堆積物再壓下來,他們用吊車把洞口的水泥板吊著。搶救進行了8個小時,可以同被圍在里面的人講話了,他叫王樹彬,是開灤煤礦的礦工。但是一根水泥橫梁擋住了去路,無法把人挖出來。于是在場的沈陽陸軍總醫院的醫生鉆進洞內,給王樹彬注射葡萄糖液,讓他不要多說話,免得消耗體力。這時戰士們又定出新方案,改道向王樹彬靠近。下午5點左右,搶救進行了9個多小時,被埋在五層樓下7天零12小時的王樹彬被搶救出來了,他雖然雙眼被沙布蒙住,胸部被許多白布條捆綁著,但是仍然激動地高呼毛主席萬歲。王樹彬被抬上卡車,兩位女護士用手舉著葡萄糖瓶給他輸液。孫永田和蔣英杰擠上卡車,拍攝了車上護理的鏡頭,一直把他送進醫院。王樹彬獲救了,搶救現場的工作并沒有結束,代理排長宋有來又從小洞爬進樓里,察看里面的情況,肯定沒有人以后才爬了出來。

為了搶救被埋在樓房里的群眾,解放軍指戰員們想出了許多辦法,他們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在廢墟堆上用棍棒敲擊水泥板,并高聲喊話:“里面有人嗎?”一天晚上,我們三人隨一個小分隊在一片廢墟堆上拍攝他們深夜尋人的材料。戰士們一會喊話,一會敲鐵器,一會趴在地上聽,反反復復,不厭其煩。尋找進行了二、三個小時,雖然沒有收獲,但他們表示第二天還要進行,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做出百分之百的努力。這組材料送洗后被遺失了,實在可惜。

在唐山抗震救災中出現了不少奇跡。盧桂蘭,一個家庭婦女,被埋在倒塌的樓下,沒有吃一口飯,沒有喝一口水,堅持了將近13天。李學明同志在醫院的帳篷里,拍了醫務人員護理盧桂蘭的情況,當時她身體虛弱,口齒不很清楚,但是依稀可以聽出她在說:“我在里面呆了13天,解放軍把我救出來了,我要使勁地高呼共產黨萬歲,人民解放軍萬歲。”

震后第15天的晚上,夜已經很深,辛苦了一天的同志們已經睡下,這時接到了指揮部的緊急通知,有五名礦工在礦井下被困15個晝夜,現在已經被救上來了,你們趕快去拍攝。楊之舉等同志立即穿好衣服,隨指揮部的同志趕到現場。陳樹海等五人已被安排在帳篷醫院里,他們每人眼上都蒙著紗布,15個晝夜了,沒有見過光亮,如果不把眼睛保護好,被強光刺激,可能要造成失明。楊之舉同志拍下了醫護人員對他們進行精心護理的鏡頭。后來吉光華、黎世全等同志下到距地面850的趙各莊礦井里,拍攝了陳樹海等五人同塌方堅持斗爭了14天零12小時的地方。地震以后,除了救護隊以外還沒有人到過那里。陳樹海等五人被接到北京醫院進行治療后,蔣祖武等同志又在醫院拍攝了他們恢復健康的情況。五名礦工以堅忍不拔的毅力創造了人類生命史上的奇跡。

我們拍攝的這些搶救傷員的材料,都是本廠獨家新聞。20年來,國內外影視節目中,凡是出現唐山震后搶救傷員的鏡頭,基本上都是我們當年拍攝的。

 

(三)

在唐山,到處都能看到軍民團結抗震救災的動人情景,到處都能聽到災后群眾與救災人員的模范事跡。

強烈地震發生以后,開灤煤礦的李玉林和戰友們,不顧個人和家屬的安危,火速開車到北京,向黨中央和國務院報告了唐山的嚴重災情。

駐唐山解放軍某部服務員吳東亮,在強烈地震時三次沖進機房里,把電臺和附件搶出來,震后18分鐘與上級取得了聯系。

開灤醫院的醫生謝美榮被壓在房下38個小時,脫險以后,立即投入搶救傷員的戰斗。

唐山市郊的農民也遭受了嚴重的災難,但是他們想到市區群眾生活有困難,主動把水果和蔬菜運到市區。

年輕的戰士們一個帳篷一個帳篷地給群眾分發衣服和食品,自己累得滿頭大汗,可是輕易不喝群眾一口水。

解放軍某部舟橋部隊,把橋體臨時改成水車,起早貪黑地給群眾送來了迫切需要的水。

外地匆匆來到唐山的醫療隊,自己缺衣少食,生活比較艱苦,可是堅持給群眾送醫送藥,為防止災區可能出現的傳染病盡心盡力。

居民點里一個新生命就要出世了,解放軍幫助搭起了帳篷,左鄰右舍送來了紅糖和小米,醫務人員用手舉著電筒照明,為產婦接生。

這些光彩奪目的形象,這些可歌可泣的事跡,我們一一記錄在膠片上,也一一記在心里。

攝制組初到唐山時是相當艱苦的,開頭都是睡地鋪,墊的是一層塑料布和一條薄棉被,蓋的是一條薄薄的線毯,十幾個人擠在一頂帳篷里,經常大雨如注,地鋪潮濕可想而知,但是沒有人叫苦叫累,大家一心撲在工作上。唐山人民那么嚴重的災害都經受住了,我們有什么困難不能克服呢!

攝制組人多了,交通工具緊張的矛盾更突出了。我們當時只有兩輛吉普車,遠遠不夠調度,于是每天早晨用車把攝制人員送到各個工作點,然后“人自為戰”,自己找人協助,自己找飯吃,自己晚上找車回來,回來以后,有時滿臉塵土,渾身異味。但是不管多么晚,也要開碰頭會,回報當天的情況,布置第二天的任務。待到鉆進被窩時已近午夜了。

由于天氣炎熱,工作勞累,休息不好,加之飲食不規律,好幾個同志先后鬧病了。蔣祖武、吉光華等發高燒,程志明拉肚子、姜英杰肝區疼痛,也有的同志雖然不舒服,但是一聲不吭,大家抱病堅持工作,實在挺不住了,吃點藥,多睡一會。

一個大雨的晚上,錢筱璋廠長來到唐山,對攝制組進行慰問,同志們感謝廠領導的關懷,大家一起座談,匯報自己的工作和感受,直到深夜方才休息。大家睡得正熟時,老錢突然叫了起來,他睡的地方進水了,墊的棉被濕了一大片。大家都爬起來,有的冒雨挖排水溝,有的把器材挪到安全地方,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才又重新睡下。本來給老錢鋪了一條厚被,讓他好好休息一下,沒想到偏偏把他淹醒了。第二天上午,省委張副秘書長經過帳篷前面,知道我們被淹,馬上叫人運來木板,用磚支起離地面一尺多高木板坑,睡覺條件大為改善。

國家地震局希望攝制組為他們積累大量有關災情的資料,供內部參考和科學研究,而我們人力有限,無法充分滿足,于是編輯部又派王映東、范厚勤等同志來到唐山,與地震局同志生活在一起,專門為他們拍攝材料。這樣我們這個攝制組就集中全力,拍攝唐山抗震救災的紀錄片。

我們在工作中得到省委、市委和部隊多方面的支持。省委指揮部的車輛很緊張,但仍然每天調一輛吉普車供我們使用。加油站前等待加油的汽車經常排成長龍,而我們一到只要說是新影拍電影的,工作人員馬上給加油,節省了我們很多時間。唐山市委任務很重,但仍抽出專人協助我們在市區和豐南一帶拍片。中央抗震救災指揮部來電,要我們在唐山上空拍攝災情,北京部隊指揮部立即把飛機準備好,等待我們登機,楊之舉、梁維尊等同志多次升空,拍攝了災情和飛機灑藥等活動。省委召開擴大會議,也通知我們派人參加,以便對抗震救災的全面情況有所了解。省委和北京部隊指揮部的領導同志多次到我們的帳篷里面進行慰問。這一切激勵著我們更加努力地工作。

 

(四)

8月中旬的一個早上,我們來到唐山的市中心,不久前布滿瓦礫的街道已被清理、拓寬,在薄薄的晨霧籠罩下,街上行人熙熙攘攘,自行車、馬車、汽車往來不斷,交通警察又站在路中央指揮交通了,一切充滿生機。啊,唐山蘇醒了,新的生活秩序又開始了。

在街頭廢墟建立起來的百貨商店、飯店、菜市場開始營業。

被地震毀壞的自來水管道正在逐步恢復。

是電話局的機房里,接線員們繁忙地呼叫,唐山與外界的聯絡暢通了。

投遞員開始送信送報。

小學校恢復上課,孩子們的讀書聲和唱歌聲在唐山上空回蕩。

我們分別拍下了這些振奮人心的材料。

工業戰線上捷報頻傳。

我們在唐山發電廠拍攝了電廠恢復供電的鏡頭。

我們在唐山第六瓷廠拍攝了工人們在震后第8天恢復生產的場面。

開灤煤礦工人是一支特別能戰斗的隊伍,震后第10天馬家溝三號井開始出煤,當卷揚機把烏黑閃亮的煤炭提上地面時,人群沸騰了。

唐山的鐵路遭災嚴重,有的地方的鐵軌被擰成麻花似的,但是經過短短的10天,京山線通車了。

唐山鋼鐵廠的職工在首鋼、上鋼、武鋼、包鋼、大鋼、馬鋼等兄弟單位的協助下,奮戰了28個晝夜,煉出了震后的第一爐鋼。出鋼的鐘聲、慶賀的鞭炮聲、群眾的歡呼聲,匯成了一曲抗震救災勝利的交響樂。

我們在唐山度過了30多個日日夜夜,拍下了300多合(每合3016毫米底片。當初我們帶著沉重的心情拍下那些令人心碎的災情,現在我們又滿懷興奮拍下唐山人民抗震救災取得的豐碩成果。因為要進行后期編片了,同志們陸續回廠,只留武保華、李學明等少數同志留守,并繼續拍攝資料。王瑜本同志代表廠領導到唐山看望了留守的同志,對工作做了安排。

91的黎明,唐山人民永久難忘的日子,這一天唐山人民熱烈歡送各條戰線的代表去北京參加唐山豐南地震抗震救災先進單位和模范人物代表會議。梁維尊同志也被選為代表出席了會議。

72891,多么不平凡的30多個日日夜夜啊,唐山人民經受住了強烈地震的考驗,創造出了氣壯山河的業績,我們攝制組的成員也經受了一次鍛煉,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本文作者: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原高級記者)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