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人物專訪:用我的眼睛(攝影機)帶觀眾看史詩

 
CCTV.com  2010年07月08日 08:35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總導演 王一巖

 

[導語]  電影版《復興之路》于5月中旬上映后,掀起了全國觀影熱潮。日前,《中國電影報》記者專訪了影片總導演王一巖,聽她詳盡解讀這部經典之作。

 

《中國電影報》: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復興之路》曾創造了百場演出記錄,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將其拍成電影?

[王一巖]  200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的國慶有幾件大事:一是國慶當天的閱兵游行,二是晚上的廣場聯歡,再一個就是大型舞蹈史詩《復興之路》的演出。在20094月,舞臺演出還在創意階段,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得到上級領導的指示,要將舞蹈史詩《復興之路》用電影膠片記錄下來,讓更多的觀眾看到它,并使《復興之路》得以永久的流傳下去,于是我和攝制組的同志們就開始了這部影片的拍攝。

 

 

《中國電影報》:電影《復興之路》與舞蹈史詩《復興之路》在創作上有何區別?它是否僅為舞臺版的一種記錄?

[王一巖]  其實我不太贊同電影版《復興之路》是舞臺版的記錄這種說法,如果僅是以觀看舞臺演出的視角把《復興之路》記錄下來的話,這部史詩舞臺劇的震撼感是很難表現出來的,而把這樣的影像在影院放映同樣無法獲得觀眾的認同。

《復興之路》是一部大型舞蹈史詩,在電影版的創作中,我們除了強調大型、音樂、舞蹈以外,更強調了它的史詩性。史詩化的東西對舞臺表演應該說是有一定的限制的,但在電影中這種限制會稍弱一些。在電影版中,我們加入了許多藝術手段來增強它的史詩感,比如,把一些跟歷史相關的表演點在鏡頭上加以強化,同時在聲音上給予補充,這樣觀眾在看電影時會感覺史詩感更強。

電影版《復興之路》運用電影的語言、手段進行了二度創作,應該說是換了一種話語方式講述了一臺大型音樂舞蹈史詩。電影版采用了現代的視聽手段表現《復興之路》,總的來說就是一個解構和結構的過程。比如,在剪輯中強化了分解動作,有時某一個動作分成數個鏡頭來剪,可能有的觀眾會感覺這樣剪輯出來的鏡頭很碎,但恰恰是這種碎鏡頭迸發出強烈的沖擊力,這也是電影的言說方式。同時,電影版還借鑒了電視以及國外音樂舞蹈片的表現方式,比如夸張、變速。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不是一味求快,而是快慢結合、動靜結合。在舞臺版中,總導演張繼鋼的設計理念是充分利用每一個表演區域,每一個區域的表演往往是同步的,所以在拍攝電影時要把每一個區域有順序、有輕重的表現出來是有難度的,這時就要注意取舍。也就是說,電影版《復興之路》實際上是我們的攝影機代表觀眾觀賞了一次《復興之路》,我們把這種“看”用電影表達出來。

 

 

《中國電影報》:相比舞臺版,電影版除了增加了《復興之路》的史詩感,還在哪些方面對舞臺作品有所彌補?

[王一巖]  作為史詩性作品,舞臺版《復興之路》只用了一年時間醞釀,時間非常緊張,這使舞臺演出難免留下不盡人意的地方,有一些遺憾。而電影版強化了它的優點,讓觀眾更多地感受到《復興之路》的壯美和震撼,忽略它的不足。觀眾坐在觀眾席上觀看舞臺版《復興之路》時,不容易看清楚演唱者的表情,而在電影創作中我們的大特寫把表演者的表情充分演繹。

 

《中國電影報》:電影版是兩個小時十分鐘,而舞臺版是兩個半小時,那么電影版在內容上做了哪些割舍?

[王一巖]  在內容上電影版不僅沒有割舍,相反還增加的一些舞臺版沒有的東西。比如,在電影版中,我們增加了《小扁擔三尺三》的節目,總時長減少但內容反而增加了。我們在電影版中把一些講述和歌唱表演結合起來,不僅節約了時間,還不影響整臺節目的效果。此外,舞臺版有一個換場的問題,而電影版往往只需8秒的字幕就可以解決,這也為電影版節約出了時間。

 

 

《中國電影報》:電影版《復興之路》中字幕出現的比較頻繁,其中出現的一些名單在觀影時很難看清具體內容,這樣的字幕處理是不是略顯多余?

[王一巖]  在《復興之路》電影版中,文本表述也是我們的一種創作手段,一些名單的出現,比如為“兩彈一星”做出貢獻的人員名單等,這是我們向為共和國大廈做出貢獻的人們表達的敬意。藝術需要限制,往往在限制的前提下,創作者會殫精竭慮把它做的更有意思。

 

《中國電影報》:《復興之路》就像一部中國近代史,您在史料價值和藝術價值上是怎樣平衡的?

[王一巖]  《復興之路》作為歷史,在舞臺版的創作中已經完成了,舞臺版用了短短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把中國169年來的大事件簡單而直接地表現出來,它的史料價值更多表現在舞臺劇的創作上。而在《復興之路》電影版的創作中,我們更多強調的是它的藝術價值,我們所做的就是讓它更好看,表述更清晰,更震撼。

 

 

《中國電影報》:就整個影片創作而言,最大的難點在哪里?

[王一巖]  場地和時間。《復興之路》的演出和拍攝都是在人民大會堂進行的,大會堂的主席臺是一個適合開會的臺子,但它并不適合表演。張繼鋼導演在舞臺版《復興之路》的設計中延伸了人民大會堂舞臺,強化了廣場藝術的意味。但這樣的構圖方式與視覺影像構圖有一定的沖突,對電影的拍攝著實造成了構圖的困難。但拍攝過程中最大的難點是影片的拍攝周期太短,整部影片的拍攝時間僅僅13天。電影是慢工出細活兒的,當年音樂舞蹈史詩《東方紅》拍電影時,足足在攝影棚拍了1年的時間,而我們這次才用了13天。演員晚上要演出,我們只能利用白天進行電影的拍攝。平均每個節目的拍攝時間為2小時,最短的一次只用了20分鐘拍攝一個節目。拍攝時間的緊張勢必給影片留下了一些遺憾。

 

《中國電影報》:現在一種觀點,《復興之路》作為對歷史進行解讀的影片,其自身作為歷史存在也在被解讀,甚至被“過度解讀”。您怎么看這種說法?

[王一巖]  任何一部文學藝術作品都會有多種不同的解讀方式,《復興之路》也一樣,看過之后很難要求所有的人都有一樣的感受。在《復興之路》的影片內外,我們都可以看到一些細節、個體開始被強調了,包括史實介入的細化,這是尊重歷史、尊重人的一個開始,在主流話語下的這種開始是很讓人欣慰的。我想特別強調的是為演出制作的節目單,上面寫著所有參與《復興之路》的人名。而《復興之路》電影版的片尾長達4分半鐘的字幕中也可以找到每一位參與創作的人名。這是對每一位參與者的尊重,也是對歷史的尊重。

 

 

《中國電影報》:從您以往的作品來看,包括《國慶紀事》《百年毓》《走進新時代》《范曾》等都是一些宏大史詩般的主旋律影片,為何對這種題材有特殊的偏愛?

[王一巖]  我對選題并沒有什么偏愛,如果有的話,也是對人文類的題材比較感興趣。主旋律影片從創作風格上偏于大氣度,非女性化。作為一名女性導演,拍攝主旋律影片有可能在大氣的風格中加入一些細膩的情感,這是我拍攝主旋律影片有優勢的地方。雖然我所拍攝的很多影片都是交辦的任務,在創作觀念上我很認同對祖國、民族歷史和現狀的記錄。我認為作為一名文化工作者,能夠用謳歌的方式來表達對于祖國和民族歷史的看法,是一件好事。中國人民共同創造了我們偉大的時代和輝煌的歷史,身為電影工作者,能夠用鏡頭歌頌時代,記錄輝煌的歷史、文明、文化,當然是我們的榮幸。

 

《中國電影報》:目前,國內銀幕上放映的大多是商業電影,在這種情況下,《復興之路》作為一部記錄音樂舞蹈史詩的影片,您會不會擔心觀眾的關注度問題?

[王一巖]  不擔心。《復興之路》是一部可以當史料記載下來,值得永恒留存的電影。除了1000個膠片拷貝以及幾千個數字拷貝,我們還制作了大量的DVD,影片的英文版也在制作中。我相信除了首輪全國放映外,《復興之路》電影版還會有一個長期的影響力。

 

 

本文轉載自《中國電影報》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