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用9座城市的獨特記憶獻禮建國60周年
系列談(1)

 
CCTV.com  2009年09月16日 10:40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系列談(2):《天津篇》編導陳慶,《廣州篇》編導路佳,《北京篇》編導趙燕

系列談(3):中央新影副廠長郭本敏,歷史節目部主任王燕做客人民網。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的系列紀錄片在中央電視臺第七套播出,在諸多獻禮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60周年的藝術作品中,這部紀錄片有著自己獨特的視角和邏輯——通過個體命運的變遷描述解放戰爭時期城市的記憶。近日,《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制片人胡永芳、總編導武維娟接受人民網記者專訪,首次披露了關于這部紀錄片的“獨家記憶”。

 

制片人胡永芳(左) 總編導武維娟(右)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的緣起——
  用9座城市的獨特記憶獻禮建國60周年


 
 [胡永芳] 今年是建國60周年,各大媒體在臨近國慶的時候,宣傳的重點肯定是圍繞建國展開的。今年年初,我們欄目組進行了一個策劃,對于這個“60年”,應該如何制作一個有我們自身特點的紀錄片,用我們自己親手制作的節目來向祖國獻禮。在策劃會上,當提到《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這個策劃的時候,大家都覺得耳目一新。說到建國60年,大家最先反映到腦子里的肯定是“解放”,但是“解放”是一個很大的命題,這個解放到底應該怎么做?從什么樣的角度去做?我們決定把它鎖定在城市的記憶上。《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和解放大城市有關,但不僅僅局限于解放大城市這一件事情上,而是通過1949年這些得到解放的大城市,對他們人民的生活產生了什么影響?對個人的命運是怎么樣的?對整個民族和對于國家的命運是怎樣的?在這個片子里我們都進行了一定的探討。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的立意——
  通過城市作為載體展現60年前波瀾壯闊的解放戰爭場面

    
 
 [武維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說是城市,實際上我們講的是一個60年前很重要的戰爭,就是解放戰爭的最后一年,講的是城市的解放。因為到了1949年,解放戰爭進入到最后一年,如果把各個城市奪取下來,解放戰爭就等于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勝利而告終;而且,在1949年從1月份平津戰役解放北京、天津,一直到年底12月份解放成都、重慶,基本上比較大的城市都是在這一年解放的。有關那一年解放的回憶基本上都是圍繞城市展開的,所以我們想通過城市作為一個載體展現60年前這樣一個波瀾壯闊的解放戰爭的場面。

  而且,一個人也有60歲,從他小的時候到60歲有一個很大的變化,一個城市也是,60年前和現在,就是1949年和2009年,一個城市會不一樣,發展變化會非常大。1949年以前,是新中國沒有成立之前,城市可能是一個樣子,新中國成立這60年,它的發展是飛速的,每個城市的發展變化都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它又擁有重生的概念。

 

[胡永芳] 從題目來看,對一個城市來講,1949,我們把它定義成城市的分界點,城市的過去以及城市的未來一直到今天,從1949應該是一個起點,是一個標志性的時間,我們最初的創意和這個時間點有關系,所以最終這個劇鎖定的名字就是《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的選擇標準——
  三種選擇模式選定九個典型城市


  
[武維娟] 選擇城市,首先有這么幾方面的考量:一個是地域模式,再一個是象征性,還有一個是解放方式的問題。

  比如象征性,我們的開篇是南京,結篇是北京。為什么選擇它們倆呢?因為開篇解放南京就象征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南京當時是國民政府的首都,解放它就象征著一個時代的結束。北平是1949131解放的,其實它是解放得比較早的,但是我們為什么放到全篇的最后,也是考慮到它實際上是作為新中國的一個標志,因為它是新中國的首都,所以放在最后一集。從政治意義上講我們打破了時間的方式,南京是19495月份解放的,我們放在第一篇,北京雖然是最早,但是我們放在最后。中間這些城市都是基本上按照解放的順序來延續下來的,2月份、3月份、4月份一直到12月份這樣延續下來。
    
  然后是按地域性選擇,華北就是天津、北京,華中就是武漢,華東就是上海,華南就是廣州,西北就是蘭州,西南就是成都。我們就是從地域上考慮。選擇大城市。其中一個比較值得一說的是,其實我們選擇西北的時候,除了蘭州,我們還選了新疆解放迪化——烏魯木齊當時叫迪化。本來是要去拍了,但是因為遇到了7·15烏魯木齊的暴力事件,我們很遺憾,沒有拍到。
    
    
還有最后一種就是按照解放模式,比如武漢,它有一種武漢模式,就是既沒有打,也沒有和談,它就解放了;比如天津,天津就是打下來的;比如北京,就是和談下來的。我們在選擇的時候也考慮到了解放戰爭模式,最后挑選了即將播出的這九個城市。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敘事特點——
  張自忠將軍之女、南京金陵大學校長之女 選取具有典型意義的講述人


 
[胡永芳] 當初我們在策劃里面,大家提出用講述人回憶的方式敘述城市記憶,《南京》篇我們選擇的是南京金陵大學校長陳裕光的女兒陳佩結,《北京》篇我們選擇的是張自忠將軍的女兒,講述人和他的身份無關,和他現在做什么也無關,我們可能選擇的是來自民間的收藏家、專門做古建研究的專家,還有文物保護的專家。和什么有關呢?就是他和這個城市的命運,以及和這次解放戰爭的關系——就是解放城市本身是相關的。

 

[武維娟] 這個講述人怎么設計?我們當時考慮的時候也是根據城市的不同,而且這九個城市都是有區別的。比如我們播出的《南京》這一篇,它的講述人就是金陵大學的校長陳裕光的女兒陳佩結。她作為講述人,在講60年前,她的父親在這樣一場解放大潮中選擇了留在南京,見證了新中國的發展,她沒有走,沒有去臺灣。通過他的女兒陳佩結的目光,讓觀眾了解到南京這個城市,2009年、1949年這兩個節點上,包括兩個節點之間這60年是怎么發展的。通過這么一個老人的回憶與敘述,展現在觀眾面前。就比你光去講解放是怎么打的,我覺得要更人文化一些,會更好看一些。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的感動——
  犧牲的戰士最后遺言:告訴我的父母,我在部隊干得很好


  
[武維娟] 我覺得最感動的一件事就是解放廣州的這一期節目里面。為什么感動呢?是因為解放廣州的這些人民解放軍是從東北、松花江一路走到了珠江,這個距離大概有多遠?今天我們都知道,即使我們開車、坐火車也需要很長時間。60年前他們是一路走下去的,這支隊伍就是四野。他們先解放了天津,打了天津戰役,然后又解放了北平,大部分都是東北籍戰士,一路南下,途中遇到了無數的困難,比如氣候不適應,每天要急行軍,走路走得都吐血。最后問他,革命到不到底?還有1500公里就到廣州了,大家一定要堅持。其中有很多老戰士靠這樣的信念堅持走到廣州。其中一個講述人叫王敏,她走的快到廣州的時候,在廣州的外圍叫佛岡,云臺山發生了一次小規模的戰斗,在這次戰斗中,她一路從東北走下來的戰士,在那次戰斗中犧牲了,王敏抱住她即將犧牲的戰友,痛不欲生,他的戰友只說了一句話,“告訴我的父母,我在部隊干得很好。”直到今天,王敏說起這句話特別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們那個編導叫路佳,就和王敏拍在云臺山上烈士當年犧牲的地方,她們一塊去那個地方拍,拍完下山的時候,王敏在山上撿到兩塊人骨,她就痛哭不止,她說這是60年前我們戰友的骨頭。這是最感動我的一個故事。
    
  這些戰士,他們在60年前只有18歲、19歲,他們遠離家鄉,為了解放全中國這樣一個信念、一個目標,他們去奮斗,在快要達到目標的時候,而且那時候新中國已經建立了,廣州是19491015號解放的,已經到達那個時刻的時候,他們為祖國獻上了自己的生命,用他們的鮮血染紅了新中國的國旗,這個非常讓我感動。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的價值和意義——
  通過個體的記憶,凸顯一整段歷史的全貌

 

[胡永芳] 概括一句話,《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探討的應該是人和歷史的關系,人與時代的關系。通過個體的記憶,凸顯一整段或者一個歷史的全貌。當然還有它自身的突破,和它自身的一些特點。

  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的播出

 
[胡永芳]1949城市的記憶與重生》,一共是27期,目前正在中央電視臺第七套播出,每天中午1135分,要連著播27天。 

 

 

 

 

來源:人民網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