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訪談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高峰:《中國·1978》喚醒中華民族共同記憶

 
CCTV.com  2009年02月27日 09:4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由中央新聞電影制片廠制作的大型文獻紀錄電影《中國·1978》,以今天的視角回望改革開放元年,講述1978年的中國的偉大轉折。而1978年正是新影廠最輝煌的時期,素有“皇家攝影隊”之稱的新影廠作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見證者與參與者,以膠片的形式見證了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偉大成就。

12月15日下午,中國網“中國訪談·世界對話”欄目特別邀請到了中央電視臺副臺長、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廠長高峰先生,請他同大家一起來聊聊這部由中共深圳市委宣傳部、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制作的大型文獻紀錄電影《中國·1978》。

[中國訪談:《中國·1978》 為祖國獻禮]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元年引起共鳴

[中國網]:高廠長你好,非常歡迎您的到來。我們首先請高廠長給大家簡單介紹一下這部電影。

[高峰]:《中國·1978》是一部電影紀錄片,它實際上把人們帶到了1978年那個非常重要的時刻和具有里程碑式的年代。前不久播映以后,大家感覺都感到了一種震撼,原因在于大家又回到了30年前那個年代,這是那部電影非常重要的一方面。目前全國各地都在隆重的紀念改革開放30年,有很多大型的紀錄片,包括中央臺也有幾部紀錄片,把落腳點和關注點放在1978年那個年代可能在所有電影和紀錄片當中的應該是唯一的一部,它讓人們想起和回到了那個年代,可能這部電影的優點或者人們關注它的原因就在這里。

[中國網]:這部電影是從哪些方面來反映1978年的那個年代呢?

[高峰]:1978年對中國特別重要,無論是在工業、農業、教育等各個領域,1978年非常重要,但是1978年最最重要的就是思想的解放。1978年之所以是里程碑的一年、劃時代的一年,也就在于解放思想。我認為這部電影從頭到尾實際上貫穿了一個思想,也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元年,它是怎么最初從解放思想開始的?人們當時的思想狀況是什么樣的?我們是怎么邁出了解放思想的這一步?我覺得答案就在這里。

[中國網]:我知道這部電影從11號在全國各大院線開始公映了,效果怎么樣?

[高峰]:就一部電影紀錄片來說是很好的。如果投放在電影市場上會怎么樣?當然紀錄片市場不可能像電影娛樂片那樣紅火,但是它必定有它的思想內涵,有它固定的觀眾。可以說的確有很多人愿意買票到電影院去看這部電影紀錄片。剛才我來之前,我們的導演在一起還說起這個事情,他們感到很高興,他們自己專門到電影院去看,看到有人買票看紀錄片,看《中國·1978》時,他們心里感到有一種幸福感。因為說實話,紀錄片投放在電影市場當中,它和娛樂片比,我覺得這本身不現實,但是這也告訴我們,如果我們將來有固定的放紀錄片的地方,也許會更好一些。很多觀眾給我們打電話說,我們想看不知道在哪里看。我覺得將來有專門的去有一批能夠培養紀錄片電影觀眾的這么個地方,我肯定這個片子看得人會更多。

[中國網]:中國還是有看紀錄片的觀眾的,但是缺少一種氛圍。

    [高峰]:在半年前我們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建廠55周年,我們在首都電影院放了三天,挑選了老的電影紀錄片。另外前面還播放了一些當時大家都知道《新聞簡報》,選了一些可以收看的新聞簡報放在前面播,一共三天。我覺得大家都充滿信心,如果我們將來建設一個有新影特色的電影院,可能會有專門的渠道來看電影。

 

[中國網]:這幾天觀看《中國·1978》這部電影的觀眾反響怎么樣呢?

[高峰]:凡是看過這部紀錄片的人,都很贊成。在首映式之后,一次是在京西賓館,一次是在電影院線。兩次都感受到觀眾的感受很強烈。我特別感動的是我們既不是什么電影明星,又不是大家熟知的人,但觀眾們對劇組的人很尊重,拉來照相,好象他們回到了30年前,而且他們很愿意跟導演一起再回味30年走過的歷程。我覺得特別是一些年齡大的一些觀眾,親身走過1978年這個歷程的人,可能這種感受更為強烈。

大量珍貴歷史素材首次曝光

[中國網]:我們也知道,這部電影當中運用了大量新影廠的歷史珍貴的素材,而且都是首次曝光的,能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嗎?

    [高峰]:其實我們以前看過新影廠留下的素材,大家已經熟悉了。新影廠有一個特別好的傳統,拍攝過的膠片都很認真地保存起來,這次我們努力從過去沒有用過的電影資料中,我們的導演在剪余片當中下了很多工夫,特別是過去在報道中沒有的這次拿出來,實際上有的都有過,但是這一段沒有,更集中的這一段沒有。我覺得這些剪余片有時候看起來,更有一種沖擊力,讓人很感動。你比如說葉帥的講話,他在一次大會講話,講著講著話哽咽了,說不出話來了,他說我們可以想我們中國將來是一個什么樣的,這句話他說不出來了,這種過去都屬于剪余片的,說不出話來,一個領導形象,肯定是要用它說得出來話,而且話說得很流暢的畫面,那樣的情緒,這么一個老革命家,他主持會議,只說了一句話簡單的話,大家想一想,將來我們的中國會是什么樣的,就這么一句話,竟然說不出口了,當時我覺得特別特別激動,這就是那個時代的事情,那個時代真的對中國的未來和前途有憂心,有憧憬,有期望,我覺得有企盼。

    那時候我覺得真是那個樣子的,而且甚至于有焦慮,作為一個老革命家的那種狀態,特別能夠體現當時一代老革命家的心情,也體現我們當時所有老百姓的共同心愿,就是盼著中國能夠富強。特別是到了這個時候中國真的變得強大了,富裕了,你再看30年前老帥說不出話來哽咽的狀態,你就尤為激動了。我相信那個時候你看著葉帥的細節是不會激動的,而且也用不上,你也沒看到。

    如果你看到不會有現在這種心情, 30年以后,你回望過去的歲月,那時候感覺到老一代革命家所付出的心血,你聯想到那個時代那個時候如何粉碎了四人幫,如何撥亂反正,如何解放思想,全都理解出來了。所以說每到這個時刻,我已經看了好幾遍了,包括審片的時候,看樣片的時候,包括兩次電影院,我都也很激動。

    [中國網]:除了這些很珍貴的素材以外,我們看電影當中還用了一些和現在對比的手法,可能讓年輕人更能夠去發揮想象,特別是沒有親身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去想象那個年代是什么樣的?

[高峰]:導演下了很大的工夫,如果僅僅是為了老一代或者是上年紀的人回味的話,可能是另一種說法,另一種寫法,包括主題歌的運用。但是我覺得導演他們煞費苦心,他們想到了如何讓年輕人看,他把最時髦的,最前衛的元素這樣的演唱手段,擱置到了一頭一尾,這個創新非常好。想著他的前輩也是從1978過來的,這種想象帶到電影當中非常親切,馬上抓到年輕人的胃口,可以了解他們未知的年代。所以說這個片子有意思在于,開始和結尾都是特別年輕的,特別充滿朝氣的,最后只是通過這么一段年輕的充滿朝氣的情緒,通過電報大樓的鐘樓,然后讓他變成黑白,然后回到1978那個年代,看著特別順暢,把一些年輕人帶到電視的領域氛圍中了。

[中國網]:剛才聊了電影的創新亮點。當初是怎樣拍攝這種氛圍的呢?

[高峰]:在30年前,他所擁有的膠片資料,應該是在所有的影視行業當中具有唯一性的。因為那時候電視的紀錄還沒有真正的磁帶紀錄,那個時候電視的播出還是通過膠片然后膠轉磁播出,實際上那個時候,膠轉磁之后所存留了磁帶也已經無法展示了,已經通過一代一代技術的更新,已經看不到了,沒法看了,但是膠片還是膠片,膠片留下了。新影廠膠片留下的特別是在30年前再往前推,五六十年前,新影廠的資料是最為豐富的,那是電影和電影紀錄片的黃金時代。

那個時候大家對新聞信息的捕捉,除了聽廣播,有視覺新聞的話,都要通過在電影院看新聞簡報得來的。我們怎么能夠運用好這些歷史留下來的資料?后來我們提出來了要經營歷史,要從歷史中更多找到我們所能經營的點,當然1978是非常重要的點了,那時候我們留下了彌足珍貴的資料,這樣開發出來,肯定有很多觀眾,而且是唯一性的,別人沒有。

[中國網]:這的確是新影廠獨家的點。這部電影是什么時候開始拍攝的呢?

[高峰]:醞釀這部電影的拍攝大概應該在兩年前,后來我們特別找到了一個合作伙伴,就是深圳市委宣傳部。為什么要跟深圳合作?因為我們是一個傳統的文化企業,我們擁有大量的資料,深圳又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和深圳市委宣傳部合作是一個最好的合作方式,因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深圳的地位非常重要,深圳對于改革開放這樣的節目,總是以極大熱情關注的。所以說我們第一時間合作了,這種合作很好。

1978年是我們整體的記憶,是我們國家的記憶

[中國網]:選擇在今年改革開放30年來播放這部電影具有特別的意義。

[高峰]:每個人都有他的記憶,這些記憶有的被淡忘了,有的讓你刻骨銘心,所有的人都是這樣的,只要有一個正常的記憶思維方式和功能的人都會這樣的。但是每一個民族,都會有共同的記憶,這些記憶有的也是被淡忘的,有的是刻骨銘心的。這些里程碑似的年代,1978年是大家整個全民族的共同記憶的一年,凡是走過的人,真的不可能忘記1978年。所以我想1978年給人思想解放的狀態,而且給人這種信心,非常非常強烈的,而且很多東西都有1978年年底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變化而變化的,包括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每一個單位,都是這樣的。

比如我身處中央電視臺,我發現翻閱中央電視臺的大事記,很多是因為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起了一些非常非常大的變化。比如說當時緊接著辦了兩個豐富重要的文化節目,一個是標志性的《外國文藝》,大家要接受外國文化的對外國文化的再認識;另外一個欄目叫《為民服務》,為民服務是改變了話語方式和對服務對象的一種認同,這種新的認同,我覺得是非常非常重要。

在新聞上也是這一年之后,緊接著出現了非常標志性的新聞,在中央電視臺播出的就是批評了在百貨大樓門前用公車購物的鏡頭,這些都是劃時代的。包括《絲綢之路》《話說長江》這一系列的活動都是因為1978年底十一屆三中全會帶來的,我們自己就更不必說了,每一個個體,每一個家庭,它都有很多變化。包括我個人也是由于那個時候才能參加高考,才能去上大學。那個時候戴著右派分子帽子父親得以平反。對一個家庭來說、對一個個體來說,以至于我現在從事的工作單位來說,變化都是巨大的。所以我說《中國·1978》這部電影喚醒了人們共同的記憶,喚醒了中華民族和我們這個國家共同的記憶。我覺得這一點非常好。

大家回想起記憶,經過那個時代,我們會更加珍惜如今改革開放的成果,在享受改革開放成果的同時,我覺得對這種記憶的追述就彌足珍貴了,非常非常珍貴。

[中國網]:1978年是我們整體的記憶,我們國家的記憶。剛才我們也談到,這部電影在某些觀眾眼里非常另類,不是商業片、沒有嘩眾取寵的部分。我們想問一下,之所以選擇紀錄片這種形式來表達、紀錄1978年,紀錄片在您的眼里有什么獨特的魅力呢?

[高峰]:我認為紀錄片最大的特點在于它是有尊嚴的,不因市場商業而左右,紀錄片最重要的價值就在于他的社會認知價值。其次還有他的文化傳承價值,它的藝術欣賞價值,當然再其次有它的影視資料價值,還有他的市場價值。這個社會認知價值對于紀錄片來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覺得如果沒有一種責任感,不把它這種社會認知價值發揮到極致就不是優秀的紀錄片。優秀的紀錄片應該有社會認知的價值的體現,像1978年就是這種社會認知價值的體現。大家真的能夠認識走進那個社會,知道那個社會是什么樣的,真實的把信息傳遞給他們,我覺得價值就是這樣的,這是一個有尊嚴的藝術。對于這一點,我覺得制作紀錄片的人都會有這種感受,都愿意做一些有社會認知價值的節目,使人們真正能夠認識那些歷史、那個時代。

[中國網]:紀錄片是有珍貴的創作意義,也是一種珍貴的創作。其實不僅是簡單的反映,也是再創作的過程。

[高峰]:1978的貌似平淡,我見到撰稿,把過去的瑣碎的事件,那些記憶集中起來串聯起來成為吸引人的方式,真的是挺不容易的。我發現他們在片子的結構上,在說話的方式上,先說哪、后說哪,又回到哪里,他們的確是費了很多的工夫。仔細看看,如果感覺它流暢的話,為什么流暢?因為下工夫,絞盡腦汁去想如何流暢,特別是紀錄片,它又不是一個完整的故事,讓它流暢起來挺不容易的。1978年前后有那么多事件翻來覆去要說,還要很流暢地表達出來,這要下一定的工夫,我還是挺欣賞攝制組他們對在結構上所下的工夫。我剛才也說了,前面怎么能夠抓住新一代的觀眾,而且怎么能夠給人們一種新的節奏感染力,包括里面的內部結構,我覺得都下了很大的工夫。

[中國網]:說到再創作的過程,我覺得高廠長您是非常有話語權。您也提到了,新影廠是要經營歷史的這樣一種概念,您對這個概念的想法和新影廠對現在擁有的歷史資料影片的開發利用情況進展的如何?

[高峰]:我們首先說應該制作大量的更多的像《中國·1978》這樣的節目,使我們的資料能得以釋放。比方說我們明年還趕上共和國誕辰60周年,這個時機對我們來說又是一個機會,這時要制作出更好的節目,我們應該開拓市場,尋求合作來釋放這些東西。另外我們已經在新媒體方面下了功夫,已經辦了一個網絡頻道,這個網絡頻道是播放這些老紀錄片,叫“新影時光”。即便如此還應該去努力的尋找市場,剛才說的院線問題,我希望在新的一年建立起自己新的電影院線,自己的電影院。你總是被動地在一些電影院里放,畢竟在各種娛樂電影的競爭當中,電影院的競爭壓力都很大。拿出一個專門去放紀錄片的影院、影廳不容易。但是如果我們自己有一個專賣店,就放這樣的東西,專賣店能夠擴充到全國的很多重要的有文化追求的城市當中,把它經營起來,包括歷史電影的放映,歷史傳統紀錄片的放映,歷史的傳統紀錄片衍生產品的開發,以及營造一個老的歷史紀錄片這么一種氛圍的場所,我覺得都是一種經營的范圍。我們明年把“新影時光”向電影院發散,而且發放到全國,很多城市跟我們有聯系,一起把電影院線做好。

探索新影廠未來發展之道

[中國網]:那么新影廠30年前是什么樣的狀態呢?

[高峰]:30年前也就是改革開放之初,那個時候新影廠工作上有一種唯一性,那時候國家的很多重要影視信息,要通過新影廠去傳遞。那時候《新聞簡報》包括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的很多故事片都被封存,那時候放很多國家的電影,特別是社會主義國家電影,因此社會上有些口頭禪,例如朝鮮電影“有哭有笑”,羅馬電影“又摟又抱”,越南電影“飛機大炮”,中國電影“新聞簡報”。新影人為當時的紀錄電影真的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我們現在留下的唯一性的影視資料,權威性的,對時代變遷的紀錄,都在新影人的工作之下得以完成的。

由于電視的發展,大家不太愿意或者也不可能通過影院得到這些影視信息、新聞信息,電視發展太快了,肯定它會受到沖擊,不可能誰在電影院看新聞簡報,不說看新聞簡報了,紀錄片都很難在電影院生存。所以我想經營歷史應該有它新的內涵,我覺得現在我們目前一個是出這種電影片,向新媒體進軍,向專門做老節目的頻道,建立我們自己的院線,這些都是我們要發展的。

[中國網]:30年來,或者說更長的時間,新影廠成立55年以來,經歷了哪些大的改變呢?

[高峰]:新的改變就是從最初的單純拍攝電影紀錄片和電影新聞片的這么一個電影廠,在十幾年前,歸入中央電視臺就開始了合流之路,這條路很重要的,由于成了中央電視臺的一部分之后,又承擔了一些電視的制作任務,這樣使市場能夠存在下去,使這股力量能夠得以壯大發展,這條路走的非常正確。但是走到現在,我們僅做電視片,覺得還是不夠的。因為新影廠畢竟是一個電影廠,電影的整個工藝過程和電視還是不完全一樣的。而且電影的制作工藝流程培養了很多電影制作的人才,如果我們長期不做電影,我覺得會荒廢掉,而且這些人也不如電視的人對電視那么熟悉。所以說想來想去就是走影視合流、并軌,向一條平行線發展,做電視不能忘了電影。正因為如此我們電影不僅要做,而且要做得更大,最近我們也在嘗試做電影故事片,而且已經成功拍攝出來,已經準備放映的電影。明年我們還要做電影故事片,我覺得電影的工藝和手段被電影人掌握之后,就不能荒廢掉了。

電影和電視要并重,我是那么認為的。我曾經想過怎么形容現在的傳統電影人,傳統的電影人和現在的電視人有什么樣的區別?我想起了一個日本歌曲《北國之春》,有一段歌詞上寫著,出外謀生的年輕人回到了北國,家兄酷似老父親,一對沉默寡言人。閑時一塊喝杯酒,家兄有點像電影老膠片的這些人,這些人守著老的傳統的手藝,而更年輕的人走出去闖蕩,有點像做電視的感覺。但是可能電視走得更遠,發展得更快,可是留在家里的家兄,他有他的特點,任何地方的家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總有一個祖傳的老手藝在手里頭,而且在家里頭,不說蓋房子,哪怕是蓋一個雞窩,都要比弟弟的手藝要更精道,而且還守著家里的老產業。你把家兄的狀態能夠調整一個狀態,不是現在守攤、守舊的狀態,煥發青春,利用他的老手藝做一個具有新時代的更有節奏感的事情。我想肯定會更好。所以我想電影人多做點跟電影相關的事情錯不了的。

[中國網]:您剛才提到電視電影兩條路并走的時候,我想起一個場景,咱們在攝影的時候那個軌道,是不是咱們以后新影廠發展思路也就是電影和電視一樣一個新的軌道平行的?

[高峰]:永遠是平行的,而且必須永遠這樣走下去,否則放棄了電影只做電視,我覺得我們沒有更多的優勢,只有你一起走,才能充分展示自己的優勢。我舉個例子,電視高清畫面時代到來了。高清不僅僅是一個電視的清晰度的變化,我覺得高清化實際上是電影人的時代逐漸得以恢復的時代。高清電視代表你的主持人的化裝、服裝都應該更加高標準,高標準意味著什么?有手藝的人就能夠吃得開了。所以我覺得電影人逐漸電視高清化對他們來說就是一次機會。

[中國網]:說到這點我能不能理解為,其實也是電影、電視的交界點呢?

[高峰]:我認為是這樣的。

[中國網]:有很多網友對新影廠很感興趣,他們知道1993年的時候,新影廠并入中央電視臺,電視和電影相結合的模式開始了。可是這種方式對新影廠帶來了多大的影響?

    [高峰]:我覺得非常重要,因為當時在1993年的時候,的確電影有一個衰敗的勢頭,而且沒有市場,資源沒法運用,這點使我覺得當時的電影廠,特別是紀錄片電影廠,不光是新影,都面臨著很大的困難。歸到中央電視臺之后,大家開始制作節目了,是整個新影廠發展的一個緩沖,使大家能夠平穩地走過低谷。當時的確是低谷,那個低谷不光是電影,紀錄片更甚。電影也是逐漸發展到現在而且故事片勢頭很好,紀錄片勢頭也很好。目前我們新影廠的電影紀錄片的確在國內、國外影響應該是很大的。前幾年我們把一部片子送審,我還聽人家審電影的意見,你們新影廠怎么還是這個味,永遠是老面孔,能不能改一改,我想我們下一個節目就改了。實際上現在這幾年突然發現,新影廠的電影紀錄片的確有一個亮麗的轉折。《又見梅蘭芳》也獲得了亞太電影節的獎項等等,我們現在拍攝的《筑夢2008》獲得了意大利米蘭的國際影視獎,體育影視界在全世界有15個分賽點,有160部影視作品,我們獲得了最高獎,的確很不容易,像《筑夢2008》去參賽,去角逐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現在還沒有結果。我們電影紀錄片逐漸在進步,這個進步實際上跟我們和電視的結合與學習融合有很大的關系,也受電影發展的影響,這都是有關系的。我覺得這種跟電視的融合,不光是一個你有活干了,能夠生存,不是這樣,是從思想觀念上,在各個領域都有所進步。所以說,我認為新影廠拍攝更多更好的電影紀錄片的時代應該到了。

    [中國網]:所以電影、電視既是朋友,也存在一定的競爭關系。

[高峰]:電影、電視和新媒體一樣,是競爭關系也是朋友,你把你的活干好了,電影把電影拍好了,電視把電視臺辦好了,新媒體把新媒體做好了,大家有一個互補,這樣的互相扶持的這種關系是比較正常了,大家都有一個良性的發展渠道。

[中國網]:說到競爭我們網友提出了自己的問題。12月份是各類商業影片集中上映的黃金期,紀錄片如何在12月走出自己的特色?

[高峰]:我們也想過這樣的問題,我們必須在這個地方播出,這個時間段播出,主要原因是我們的內容所決定的。首先我們沒有想因為受到了賀歲片的沖擊,我們會如何,會有很多不變的地方,主要還是從內容去考慮。說到賀歲,我覺得我們也是賀歲片。改革開放30年的成果通過30年的歷程已經展現在面前了,這就是需要賀歲的時候。我們把改革開放元年最初的那種狀態端出來,也是一種賀歲的形式。我們也特別希望觀眾們認同我們所說的這一點。當我們能夠很幸福的看那么多的電視,而且我們走出電影院以后,又感受到了中國作為一個文化大國、經濟大國的自豪感,特別是在世界的經濟動蕩的時候,我們仍然有這種感覺,我覺得的確得益于30年前的改革開放的元年所發生的變化,的確得益于我們說,《中國·1978》電影里說的這點事,所以我覺得大家應該看這部片子。

[中國網]:其實我自己覺得,這部電影更是新影廠對整個中國獻上的一份沉甸甸的賀歲大禮。

[高峰]:是,也是我們新影廠幾代電影人、幾代編導共同的大禮,這些積累是幾代人共同積累下來的。實際上我們拿這些財富創作出來了這部片子。看到我們字幕表,導演、攝影是有限的,實際上參與的人是無限的,有相當數量的人為這部片子做出了努力,已經付出的,正在付出的,將要付出的這種努力。

[中國網]:據我了解《中國·1978》在各大院線公映,并沒有組織一些單位、機關去集體觀看,其實這應該是一種自信和勇氣的表現。

[高峰]:是,當時我們想了,是不是送到單位、機關去放。當時我們想為什么不走向市場,在電視上放一放?我相信這一點,紀錄片不是給所有人看的,紀錄片不像人民幣,所有人看著都喜歡,這不對,不符合規律。我相信娛樂片的觀眾永遠要大于紀錄片。但是我還相信,紀錄片的觀眾它的含金量,它的觀眾的文化層次要高于娛樂片的觀眾,由于層次的高,我覺得可以以一擋十,以一擋百,這是紀錄片的規律。如果說紀錄片超過電影故事片,不現實。那干嗎要發展電影故事片呢?我們紀錄片人應該認同這一點,我們去影響應該影響的人,讓這些被影響的人再去影響他們要影響的人物,這已經是能達到我們紀錄片人的使命了。

[中國網]:認清自己的定位,走出自己的特色。

[高峰]:不能因為紀錄片的觀眾沒有娛樂性觀眾少就放棄它,這是不對的,應該有他的定位。

[中國網]:剛才高廠長給紀錄片做了一個總結,能不能對《中國·1978》這部電影做一個總結。

[高峰]:我覺得《中國·1978》喚醒了我們中華民族共同的記憶,這個記憶彌足珍貴。為什么這個記憶是共同的?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有那個記憶,都有不同程度的對1978年的認識,之所以珍貴就珍貴在這一點了。1978年整個記憶是屬于中國每一個公民的。當然也屬于所有的關心中國改革開放的人。所以我覺得,讓我們應該珍視這個記憶,這個記憶在我們每個人的記憶中并不多見。當然多見就麻煩了。思想改革開放哪有每天都變,1978年改革開放的解放思想,那個時候對中國來說非常重要,重要的日子就應該我們非常用心的把它記住。實際上也是我們劇組,我們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員工們想做的事情,也就是這一點了。希望大家能夠記住,不要忘記1978年的重要性,也不要忘記我們改革開放的今天的來之不易。

[中國網]:好的,今天非常感謝高廠長作客我們《中國訪談》,我們也希望更多的觀眾朋友可以主動走進院線,去感受一下屬于我們整個中國的那一段共同的記憶。非常感謝高廠長,也感謝各位網友的觀看。

[高峰]:謝謝中國網。

                                     

                                                    轉載中國網 china.com.cn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