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訪談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清明”、“端午”、“中秋”就是中國人的詩歌節

 
CCTV.com  2009年01月15日 13:41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周亞平,筆名壹周、李莫等。曾擔任大型電視紀錄片《水天堂》《江南》《徽州》《徽商》《河之南》《望長安》等總編導。現任中央新影廠長助理、副總編輯,中國廣播電視協會紀錄片委員會副會長。 

 

2008年“清明”、“端午”、“中秋”被確定為國家法定假日,中央電視臺分別于這三個傳統節日播放以節日命名的主題詩會。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為本次“中秋詩會”專門賦詩:“最美滿的一面仙鏡,公開掛在天頂心,讓所有的眼睛仰望,各自看到思念的倩影”。關于詩會舉辦的目的,詩會總導演周亞平提出了“以節日的名義詩歌,以詩歌的名義節日”的理念,他認為“清明”、“端午”、“中秋”就是中國人民盛大的詩歌節。

 

[記  者] 為何選擇在“清明、端午、中秋”舉辦電視詩會?

[周亞平] 在清明、端午、中秋舉辦詩會并非什么創意,大概中國人古已有之。關鍵在于今天組織者及央視的眼光、審美與信心。三大佳節都是我們民族非常重要的文化儀式,清明呈現生命與懷想、端午表現民族與禮贊、中秋體現心靈與永恒。三大佳節成為法定假日,是對自然的回歸,是對傳統的尊重。國家喚回了文化的尊嚴、文明的尊嚴、人性的尊嚴和人本的尊嚴。而在三大節日里舉辦電視詩會,把充分張揚文化精華、傳承傳統精粹的詩歌,用影像展示,夸張一點是對電視低端化的一種反撥或反動,至少可看作是重塑電視“內秀”品質的嘗試與努力。我把這種行為看作是“電視前行中的詩歌回歸”或“詩歌前行中的電視回歸”。

 

[記  者] 你們把“清明”、“端午”、“中秋”稱為我們中國人的“詩歌節”,聽上去是個非常有創意的想法,怎么理解?

[周亞平] 不是想法,是觀點。我給詩會定了一個口號,叫“以節日的名義詩歌,以詩歌的名義節日”。2006年5月,國家把“清明”、“端午”、“中秋”三大佳節從今年起定為法定假日。我理解的這個節日就是中國人盛大的“詩歌節”。俄羅斯民族把普希金的生日(公歷6月6日)確定為俄羅斯詩歌節。我們也有一種說法,就是把屈原的殉國日(夏歷五月初五)稱為“詩歌節”。實際上,清明、端午、中秋都是真正意義上的“詩歌節”。圍繞這三大佳節的偉大詩篇和優秀詩作不勝枚舉。我曾建議江南地區(如蘇州或杭州)設立一個“中國清明詩歌節”,節日期間,來到人間天堂的人們,出了車站、碼頭、機場,每人贈送一把油紙傘,在清明時節里,體會戴望舒的詩歌意境,這比處心積慮創新其它節日有價值、有意義。

 

[記  者] 詩會是圈內的,電視是大眾的,你試圖引起圈內關注,還是大眾關注?

   [周亞平] 圈內,還是大眾?當然,我更注重后者。詩歌有無普及的能力,在大眾傳媒時代應當說比較困難。公眾對詩歌不表示冷漠已經很體現修養了。我們試圖以電視手段對中國詩歌進行詮釋、包裝與推介,這還處于嘗試階段。觀眾收視率數據不會太誘人,市場占有率數據也不會太滿意。但是我們仍然想做,就把它看作是一個文化儀式、一場電視PARTY,讓有消費能力的人消費。分別于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舉行的這三場詩會,內容品質很高,古代詩人有屈原、李白、杜甫、蘇軾、陸游的千古絕唱,現當代詩人有艾青、林庚、徐志摩、流沙河、楊煉等人的優秀作品,臺灣詩歌則有余光中、洛夫、趙天儀等諸多詩人的作品入選。我相信這些內容會吸引觀眾的關注,中國人口眾多,一定會有不少人喜歡,放到日韓、歐美,這個觀眾群就會顯得很巨大。

 

[記  者] 我們注意到今年還有一些電視詩會在舉辦,這之間有什么區別?

[周亞平] 是的。很多媒體都在為詩歌普及推波助瀾,更重要的是媒體都在為提升自身品質而創建“衛生”品牌。但是,詩歌的甄選、詩會的策劃與制作是有不同標準的。我敢說,中國還沒有一場電視詩會制作得比我們更認真、更細致、更精良。當然,核心的問題在于,一是主事者、主創者的詩歌價值取向不盡相同,在這一點上,關乎你是不是個“圈內人”,即所謂的“專家”,所謂的“專業工作者”,對中國詩歌生態是否真正了解?二是中國新、舊詩歌的版圖究竟如何劃分、如何擺布?你對新詩,抑或說你對當下、對現代、對未來有足夠的知道與把握嗎?詩歌不僅是古老社會、過往社會的人文傳統,你必須面向今天與明天。

我相信我們的選擇,至少給“圈內人”帶來了信任感。也因此,我們以相對比較專業的態度,聚集大眾進行詩歌鑒賞和消費。今年,在“清明詩會”上,我們編排了10首古詩詞、11首現當代作品,而在“端午詩會”和“中秋詩會”上,我們則分別編排了4首古詩詞及17首現當代作品。我們在考慮“經典”的同時,也聆聽著“今天”的聲音。所以,我們以“圈內”的態度做大眾的“經典”。

 

[記  者] 電視真的能“拯救”詩歌嗎?

[周亞平] “拯救”?我不認為存在這個問題。詩歌不需要拯救。有人把詩歌稱之為農耕時代的精神食糧,今天,我們可以不吃糧食了嗎?詩歌是人間煙火,人類需要它是正常的,是健康的。電視是大眾媒體,詩歌是高尚“養品”。為讓詩歌與大眾結合,一方面是讀者和觀眾的自我訓練與準備,另一方面是電視媒體的人為努力。我們姑且將這種努力稱之為友情贊助,我們請導演、攝影、燈光、美術贊助,請朗誦藝術家、表演藝術家贊助,因為他們現在都比詩人有“地位”。我們請國家媒體支援,請國家名人支援,大家都很會意,韓美林、蘇叔陽、余光中們都加盟到我們的詩會中來了,他們為詩會題字、講話。韓美林在極其忙碌中為“清明詩會”做了嘉賓;蘇叔陽在大病初愈后為“端午詩會”做了嘉賓;余光中則遠在臺灣高雄做了我們的“中秋詩會”的后援。他很高興,還說:我自己恭逢這個2008年,我覺得很有意義,我今年80歲,倒過來是08,08年奧運舉辦、中秋放假,這個8是個很好的數字。余光中先生專門為我們的中秋詩會送上了一首詩歌:“最美滿的一面仙鏡,公開掛在天頂心,讓所有的眼睛仰望,各自看到思念的倩影”。我們用他們的影響與資源來引導市場,引導觀眾,甚至引導電視。所以說,誰拯救誰呢?!

 

[記  者] 那么,詩歌界、批評界又怎樣看待電視詩會呢?

[周亞平] 我注意到,有不少“嚴肅”的詩人反對這樣一種表達形式。他們認為,高雅文學與電視結合,就是與娛樂、商業沆瀣一氣,詩歌的表現力、感染力不僅沒有被強化,詩歌的本體素質與形象反而大大受損、被弱化了。純粹、純凈、純美的詩歌被附加了很多雜質、雜活和雜音。我想,文學也要寬容電視,電視無所謂高、低,我們把它劃到“低端”陣營了;詩歌也無所謂“高雅”,唐宋盛世,詩詞輝煌,也多因寫詩乃通往仕途之捷徑,體制健全、機制靈活,詩人影響政治、主導市場,才有如此華彩樂章。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狀態,尊重時間,如同尊重生命,生命生生不息,存在即為合理。我同意一位詩友所自嘲的:我們的文化質地柔軟,“人們幾乎從不張嘴”,大家不擅誦讀,就讓藝術家們去誦讀,我們只需把耳朵準備好。

 

 

[記  者] 有很多觀眾不喜歡朗誦表演,認為很矯揉造作?

[周亞平] 這樣的觀眾不會“有很多”。一般來說,普通觀眾還是喜歡藝術家的朗誦,批評家、詩人們則不太喜歡,他們甚至不承認詩歌寫作與朗誦可以細分,這是一個復雜的問題。我相信世界上總有最好的聲音存在,說它是天籟,實際上它存在于每個人的心中。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感受與選擇,總得有所作為。對于許多詩歌來說,放聲朗誦比默默吟詠肯定來得更好。非專業的朗誦,如果國語達不到一級甲等,估計電視審片也不通過。參與我們詩會的藝術家,都很有詩人氣質,他們的內心比詩人還詩人,象方明、象曹雷、象焦晃,我們的詩會工作人員要照顧一下老藝術家們,比如說搬張椅子、搬個道具。人家不要,誠懇說:我們都是“五七”戰士。而不象一些詩人擺譜,何況與會的藝術家中有好多位都在抗擊著病魔。

在當下,電視的傳播力、網絡視頻的傳播力顯然高于報章雜志,央視的收視率如能達到1%,中國就有1000多萬人是它的觀眾。電視詩會的影響、滲透已經很偉大。國外有大家說:“詩人反映著國家的良知,詩歌的死亡是良知的死亡”。蘇叔陽在端午詩會上說:“一個民族如果不懂得詩,就不懂得生活,沒有詩就沒有生活,也就沒有了生命,沒有了這個世界”。一場詩會有1000萬人收看,說明國家的良知不滅、良知未死。詩人們不要覺得被藝術家們冒犯了,不要覺得被數碼時代的技術冒犯了,技術也能帶動心靈。

 

[記  者] 你自己也曾經是個先鋒詩人,你會以詩人身份參加詩會嗎?

[周亞平] 策劃這樣的詩會,對于我本人來說,與詩歌寫作無關,它只關乎我的“工作”。對詩歌的貢獻可以是多種多樣的,對電視的貢獻也可以是多種多樣的。中國詩歌比世界詩歌更紛繁,或者說更復雜。古代偉大的詩人和今天優秀的詩人,也許都不能以“同行”相許,古代詩人很多做高官、當領導,象白居易做了杭州刺史又做蘇州刺史,今天很難了。但我相信,詩人們有共同的詩歌心靈,“季節的花開了,那一些芬芳是詩,季節的雨落了,那一些纏綿也是詩”,我本人的作品不適合這樣的朗誦,它是另外一種狀態、另外一種形態的寫作。但愿古典包容當下,當下包容古典,經典接納草根,草根也與經典同在。我們一起致敬吧。

 

[記  者] 能否簡略介紹一下“2008中秋詩會”?

[周亞平] 據記載,“中秋”一詞最早出現在《周禮》一書中。魏晉時期,已有中秋之夜江上泛舟這一習俗;唐朝初年的時候,中秋節正式成為固定的節日;到了明清,中秋節已大為盛行,成為與春節齊名、我國最重要的節日之一。從古到今,月亮與中秋在人們心中喚起的感受是相通的。吟詠中秋和月亮,是古今詩人相沿相續的帶有基因遺傳般的習慣,在浩如煙海的中國詩歌中,許多膾炙人口的月亮詩篇被人們廣為傳誦。

我們這次選用的詩篇,古代有李白、蘇軾、白居易的名篇,現當代有艾青、何其芳、劉半農、公劉等的作品,臺灣詩人的詩作也占了較大篇幅,有于佑任、余光中、羅門、趙天儀等的作品。朗誦演員有焦晃、秦怡、仲星火、程建勛、張家聲、陳醇、蘇陽等藝術家。

余光中先生在接受采訪時說:同一個民族,有中秋這個節氣、這個節慶,這個民族的向心力就不會變。“千里共嬋娟”,是值得珍惜的,“一夜鄉心五處同”,是千古不變的。

 

[記  者] 以后是否還想辦、還要辦類似的詩會?

[周亞平] 希望80’后生人辦80’后的詩會。我想做一場世界詩歌大會,讓我們的觀眾來聽聽惠特曼、聶魯達,聽聽普希金、泰戈爾,還有洛爾迦等等,吃吃農耕時代的糧食,一定會很好聽、很好看,也很好吃。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