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时彩全部玩法|新时时彩大赢家

首頁 > 新影廠頻道 > 新影訪談 > 正文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創新與發展——中國電視紀錄片創新論壇新影代表訪談錄

 
CCTV.com  2009年01月06日 15:01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導語] 中國紀錄片學會在江西南昌舉辦了中國電視紀錄片創新論壇,這是一次有關紀錄片創作理念、創作風格的大討論。各種觀點碰撞,交流互動,對于促進紀錄片的繁榮與發展,對于凈化當前的文化生態,弘揚先進文化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日前,中央新影參加論壇的副總編輯周東元、文化節目部主任王一巖、老故事頻道節目總監朱勤效、《重訪》欄目制片人石同欣接受了新影網的采訪。

 

    [記者] 這屆紀學會論壇是以創新為主題,本屆參評的影片在創新方面有那些體現?
    [周東元]
參評紀錄片在創新上,主要表現在紀錄片題材方面開拓的更廣泛、更深刻了。除了重大的歷史題材和現實題材外,紀錄片的視角更加關注社會底層的生活狀態和普通人的情感。質樸的畫面,質樸的人物,曲折的命運,向我們呈現出豐富多彩的“原生態”。這些優秀的作品不但展示了巨變中的普通中國人的現實生存狀態,而且將他們的善良、堅韌、隱忍的性格特征,淋漓盡致地刻畫在屏幕上。
    在今年參評的紀錄片作品中,“環保”是一類非常明顯的創作題材,體現在這類題材數量的龐大。除此之外,很多作品與往年的環保作品有較大的區別,它們不僅僅局限在表現人們對于環境和野生動物的保護與愛護,同時,它提出了在現狀之下如何強化與深化環保的問題——人與環境究竟處于怎樣的關系之中才是和諧的,促使我們反思在人與其他生物的關系中,人類所承擔著怎樣重大的責任。
    在今年參評的紀錄片創作中,“講故事”已成為紀錄片創作的潮流,那種浮在表面,平鋪直敘的陳舊手法已基本絕跡。即使是重大題材(包括歷史的和現實的),也開始注重用重重的懸念,曲折的情節,有趣的情節來表現重大的歷史事件和現實生活。紀錄片“故事化”在當前紀錄片創作中顯得格外突出和鮮明。

    [記者] 請談談您參加中國電視紀錄片創新論壇的感受?
    [王一巖]
應該說這是一次充滿了生機和朝氣的論壇。7月30日,當我們冒著酷暑來到南昌市新區紅谷灘的會場時,素有火爐之稱的南昌市,下著暴雨,給我們帶來清涼,而會場上許許多多年輕的紀錄片工作者更讓我感覺到清新的氣息。
    參加這次論壇感觸最深的有幾點:
    1、雖然大家都明確感覺到從事紀錄片創作的艱難,但依然苦中作樂,充分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心和紀錄片工作者的社會良知。
    2、紀錄片創作隊伍人才濟濟,參加論壇的有中央級大型制作單位,更有許多地方電視臺的人員,都在各自的空間中施展著各自的能量,為豐富紀錄片的創作而努力。
    3、我廠獲獎作品比較多,足見我廠作為紀錄片專業生產廠家的優勢。
    4、年輕一代的紀錄片人才迅速成長,他們以年輕人特有的視聽語言方式,從事著紀錄片的創作,使紀錄片在新時代充滿活力。

    [朱勤效] 我覺得舉辦這樣一個論壇可以讓紀錄片人有一個交流的機會和場所。尤其今年的主題是“創新論壇”,我覺得設計的比較好,可以讓與會者交流些新經驗、新想法、新思路。
    我個人認為,目前中國紀錄片界無論是在制作方面還是在經營方面都缺少創新型人才。特別是在紀錄片的營銷方面,我們還缺少專門的人才。尤其是缺少對紀錄片的消費和市場真正有研究的人才,缺少真正了解國際紀錄片市場運作的專門人才,這是中國紀錄片未來發展的一個急需解決的問題。這一問題解決不好,中國的紀錄片就不能走向市場,未來的生存和發展都會出現問題,同時也會帶來紀錄片創作上的一些方向問題。因為紀錄片如果解決不好創作方向問題,就不能很好地和市場接軌,而如果失去了市場,也就失去了觀眾,失去了創作的意義。當然對于那些純為藝術而藝術的、追求自我欣賞的一小部分個體投資的、不求市場回報的創作者例外。

    [石同欣] 參加這次中國電視紀錄片創新論壇,收獲很大。有機會和從事紀錄片創作和研究的各路高手面對面的交流,真切感受到了全球化語境下的中國紀錄片創新和發展的新趨勢。 

 

    [記者] 請問王主任,您執導的紀錄片《范曾》放映后反響很大,突破了一般人物傳記片的模式,是否可以認為是在紀錄片創作中的一種新探索?
    [王一巖] 關于《范曾》,我在論壇上作了專題演講,如果說這部紀錄片在創作上有所突破的話,我覺得首先是在選題上。因為在電影紀錄片領域,以90分鐘的長片形式表現一個人物,一般來說這個人物一定是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這樣的偉人,或者是梅蘭芳那樣的早已不在人世的傳奇人物。而范曾這樣一位活在當下的藝術家,似乎很難上升到這樣的規格。但是,正如我在論壇上說的那樣,是因為基于我們對范曾的不了解,才不能給他一個恰如其分的定位。當我們對他有了充分的了解之后,我們毫不猶豫地開始長片的制作,因為《范曾》講述的不僅僅是一個藝術家的人生,而是從范曾身上體現出的中國文化的力量。于是,我們就有了這部比較成功的作品。

    [記者] 通過本次創新論壇的討論,對以后的節目創作有哪些啟發?如何在節目創作中體現一個“新”字?
    [王一巖] 在以后的節目創作中,我感到創作的研討十分重要。回來后,我正計劃在我們文化節目部進行一些常規化的研討,力圖形成研討的氛圍。

    [石同欣] 我們的《重訪》欄目是一檔時長為40分鐘,帶有紀錄片元素的歷史類專題節目。欄目的宗旨是:打開塵封記憶,重溫舊日時光。
    《重訪》把鏡頭對準那些曾經感動過我們的人、事、物、景,重新解讀,通過我們的節目,力圖讓老一代觀眾產生共鳴,再一次重溫那些曾經觸動靈魂的往事片段;讓新一代觀眾感受歷史,了解那些激動人心的故事。
    自2007年以來,我們在選題策劃方面注重規模化和系列化,著重打造紅色經典。至今,已經推出了反映樣板戲和其產生的時代背景的《紅舞臺》系列、揭秘我黨在秘密戰線斗爭的《暗戰》系列、尋蹤民國幾大謎案的《密令絕殺》系列,以及2008年剛剛播出的反映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子女在戰爭年代歷經磨難,輾轉來到前蘇聯,度過紅色童年并影響一生經歷的《紅孩子》系列等等。從播出后的收視情況和社會效果來看,都是不錯的,達到了我們預期的目標。
    通過這次論壇所提供的交流機會,我們也有幸和紀錄片的同仁進行了廣泛的溝通,我們的節目也得到同仁們的普遍肯定。這更加堅定了欄目的努力方向,那就是:一如既往地發揮我們新影的優勢,打造紅色經典,營造懷舊空間。

    [朱勤效] 歷史是由一個個人物、一段段故事演繹而成的,而每個人的昨天都有一段故事,每個人的今天也都在演繹著各自明天的人生故事。而在某種意義上說,故事的“故”字,就帶有過去的意思,《老故事頻道》以講述歷史為主,同時兼顧記錄今天。
    《老故事頻道》為每一個喜歡講故事、聽故事、看故事和感受故事的受眾提供平臺。在這里,既可以喚起我們逝去的記憶,也可以讓我們重溫曾經的感動,同時還可以對我們的現實生活進行忠實紀錄,讓我們來共同感受到真實的力量。我們希望區別與其它故事類的頻道,我們爭取做到與其他頻道的差異就是:我們用影像講述真實的故事,或者說主要是真實的歷史故事。影像里有一代人共同的喜悅或悲傷,影像里有一個國家和民族的過去和未來,因此可以說,老故事就是中國人共同的記憶,我們力爭把它打造成一個國家影像檔案館。

 

  [記者]《老故事頻道》作為數字付費頻道,怎么在運營上創新?
    [朱勤效] 《老故事頻道》采取數字付費電視形式推出,是新興媒體與傳統影視文化企業的最好對接,為新影這一老國有文化企業注入了生機。2005年4月在國有控股的情況下,新影廠引進社會資金成立了新影百聞老故事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由公司負責《老故事頻道》的市場開發和運營。這一決定使得《老故事頻道》一開始成立就規避了一些傳統國有文化企業的不足,使之能夠在一個科學合理的現代企業制度下運行,并取得了顯著的成績。
    《老故事頻道》在市場運營方面采取公司運作形式進行科學管理,有利于頻道與市場快速接軌并盡早進入到一種市場化的運行狀態,使得頻道的經濟效益能盡快達到最大化體現。

    [記者]《老故事》頻道經過兩年的運營,受眾主要是哪些人?你認為怎么才能夠節目創作上足夠吸引更多的受眾群體?
    [朱勤效] 故事的受眾基本定位在35歲以上的、喜歡歷史的、尤其是熱愛紀錄片的、具有一定文化程度的高知識人群。從目前的反饋來看,45歲以上的、喜歡懷舊的人、高知識階層的人群反響較好。在目前市場越來越細分的情況下,我們并不想讓所有人來觀看老故事頻道,也沒有那個能力,老故事的目標就是服務好關注老故事、喜愛老故事的人群。從頻道參加的幾次付費電視的市場推廣來看,老故事的單頻道銷售一直比較好,基本保持在前五名。頻道2007年在中央數字節目平臺也被評為“十佳數字付費電視頻道”。

    [記者]《重訪》欄目近期有什么打算?如何做好紀錄片欄目化,擴大影響,提高收視效果?
    [石同欣] 目前,《重訪》欄目正在制作和即將推出一個新系列《國際紅色特工》(暫名),這個系列節目圍繞二戰時期被譽為“紅色諜王”左爾格所領導的共產國際諜報組織在中國的活動展開,折射出在二戰風云中錯綜復雜,驚心動魄的諜報戰。這個系列也是我們2007年推出的《暗戰》系列的一個國際版。
    另外,我們也積極地為明年的建國60周年策劃一系列的專題節目,比如反映抗戰勝利到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共產黨為了爭取各民主黨派和各階層人士共同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和人民的共和國而作出努力的《協商共和》(暫名)專題,講述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國首批進藏女兵傳奇人生故事的《我的格桑梅朵》專題等等。
    總之,在未來的節目中,我們將更加開拓思路,一如既往地在依托新影資料的基礎上,以嶄新的視角重新解讀歷史,拓展欄目的發展空間,打好欄目的“紅色”和“懷舊”兩張牌,并進一步在把節目做“好看”上下功夫,給觀眾一個好故事,回報我們的觀眾。 

    [記者] 聽說文化節目部最近準備做一部反映華僑生活的影片,是否可以透露一下為什么會選擇這樣一種題材?將怎么進行操作?
    [王一巖] 我們現在正在制作大型高清紀錄片《尋根——碉樓往事》。我們訪問了海外100多位華僑華人,拍攝了廣東江門五邑田野上所處可見的碉樓,同時挖掘了碉樓背后的故事。希望能在建國60周年之際,全方位展現華僑華人150的奮斗歷史,從而表現出中華民族可歌可泣的民族魂。

    [記者] 目前,對紀錄片感興趣的觀眾人數不是很多,對于如何改變紀錄片窄眾化的現象,使其作品擴大影響,讓更多的觀眾接受它,談談您的想法?
    [周東元] 我認為紀錄片的市場是由其片種本身及諸多因素決定所。我們應在堅持“品格、品位、品質”的原則下,調動一切藝術表現手段,使紀錄片在題材、表現等各方面市場化,商業化、國際化。

    謝謝各位的發言,謝謝各位為紀錄影視做出的努力和貢獻。我們期待著各位以新思維、新觀點,創作出更多有影響、受觀眾喜愛的新作品。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